心思置於靈,脫離魔鬼撒但

創世紀三章十四節,『耶和華神對蛇說,你旣作了這事,就必受咒詛,比一切的牲畜和田野的活物更甚。你必用肚子行走,終身喫土。』肚子行走含示神把撒但的行動和活動限制在地上。喫土說出,人是土造的,我們的身體與魂是屬於土的。所以當我們的心思照着肉體行事,心思落到魂裏時,我們就成了撒但的食物。在一次與母親晚禱時,跟她說到最近的情形相當輭落,她非常的驚訝,她覺得把兒子送到訓練中心應該不會輭落纔對,想說在訓練中會很剛強,結果沒想到我在訓練中心很輭落。

在一次的禱告中,我問主為甚麼我會輭落,主就光照我常常思念在地上的事,當我們的心思置於超越地的事物時,那蛇那魔鬼撒但就不能彀摸着我們。那段期間一直都睡不飽,考試也考不好,很在意別人看我的表現如何,心思一直在自己的感覺裏,使我成了蛇的食物,撒但的食物。但感謝主,我需要更多操練將我的心思置於靈,把握每一個操練靈的機會,叫那蛇那魔鬼撒但不能摸着我們。

《第一期 張丞勝弟兄》

全豐全足神,使我能憑依

已過在讀今時代神聖啟示的先見-倪柝聲這本書報時,非常摸着倪弟兄憑信而活的榜樣,裏頭說到憑信而活需要有無虧的信心,好使我們活在神的旨意裏面。倪弟兄原本可以選擇到教會去作傳道,領固定的薪水,但他不願這樣作,他要走主的道路,因此他需要靠主而活,他也有機會接受父母的供給,但他也不願這樣作,他願意在錢財的事上完全的憑信而活,當他在作文字工作時,他也有機會募款基金來印發屬靈書報,但他也沒有這樣作,他總是憑信而活。

在這一週,我也有一個機會得到父親要送給我的一部車,原本心想這真是大好的機會,但我禱告後,覺得不應該這樣得到這部車,為着主的見證,我不能要這台車。在亞伯拉罕打敗四王之後,他說我一條鞋帶也不拿,免得人說我使亞伯蘭富足,在禱告中主也用詩歌四百九十七首鼓勵我,說到祂是『…全有!全足!全豐!祂能為我創造我所缺乏…』,使我能憑信而活!

《第二期 蔡秉均弟兄》

在禱告中竭力奮鬬,向主絕對

因着結訓後要回去在職,不知道自己該怎麼事奉神,讓我常在感覺裏,為自己的事務憂心。和同伴交通後,她說這時代就是缺乏向主絕對的人。光照我,並不是一個向主絕對的人,但歌羅西書四章十一節,『有你們那裏的人,作基督耶穌奴僕的以巴弗問你們安;他在禱告中常為你們竭力奮鬬,要你們得以成熟,站立得住,在神一切的旨意上滿有確信。』我看到以巴弗是絕對的事奉主,並且竭力奮鬬,向主悔改,我也要竭力奮鬬。晚上福音小排,我邀到一位福音朋友,但那天下午下了一場磅礡大雨,讓我擔心她無法前來,又想起這處經節,我要放下自己的感覺,在禱告中竭力奮鬬。

讚美主!這個禱告實在是一個升天的禱告,禱告到我一無所見、一無所是、惟見榮耀裏的基督,看見衪在地的權益,不顧自己,只顧到衪的事物。太喜樂了,禱告完發現雨停了,阿利路亞,這樣的禱告就使我站立得住,我不知道之後要怎麼服事,我只知道我要竭力奮鬬。

《第二期 陳玟錞姊妹》

基督的代求,我的回應

很摸着晨興聖言的綱目說到,基督的代求需要我們的回應,我們應當有分於基督代求的生活,已過知道當地會所的負擔就是需要興起青年人,在每次的午禱我都帶進禱告裏,主引導我需要邀約我的爸爸和我一起為會所的青年人禱告,於是,我們約一週一次一同禱告。這週日開始我們第一次的禱告,我竟然能與我的爸爸禱告三十分鐘,真是太喜樂了,已過從來沒有這樣的經歷。我能有分基督代求的生活,實在很甜美,召會雖然有許多的情形,但是我們越禱告,裏面就覺得越有盼望,因為主會記念祂的召會。

藉着這樣的代求,我就不會想到自己的事情,我也和同伴為着一同開展的聖徒禱告,我滿了喜樂,因為我完全被禱告所充滿,一直以來我在為我們家禱告的時候,摸着這位神不是記念我們外面有平順的環境,祂乃是祝福我的爸爸媽媽能彀恢復對主起初的愛,全家都能一同事奉主,一同為着召會的青年人有禱告,是有價值的事。

《第二期 邱鈺茹姊妹》

抓住時間,奉獻給主

羅馬八章二十八節說,『還有,我們曉得萬有都互相效力,叫愛神的人得益處,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。』在禱讀這節時,非常寶貝萬有都互相效力,是要叫愛神的人得益處,這些愛神的人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,這個益處不是指在外面的好處,乃是在下一節,二十九節所說,『因為神所豫知的人,祂也豫定他們模成神兒子的形像,使祂兒子在許多弟兄中作長子。』這個益處是要我們模成神兒子的形像。

在尋求第二年時,我覺得愛主不是一個交易的換算,不是因為愛主所以要第二年,不是這樣的,我們只有一個目標,就是要模成神兒子的形像。進來訓練後,我對時間的價值觀有一個翻轉,因為我知道自己手上的籌碼並不多,這一、兩年給主其實是相當值得的。在這一生中,我們的職涯長一點可能有二十五年,短一點有二十年,但我若活得久,這兩、三年給主是值得的;若是活的短,這兩、三年給主就是我賺到了。弟兄姊妹們,我們的本質是甚麼呢,我們就是一團霧氣,出現少時,所以我們需要抓住時間,贖回光陰。

《第二期 陳孟君姊妹》

帶着傷痕,散發馨香之氣

一開始在尋求第二年的參訓時,有自己的定意。在第一次探親假時,就與長老和父母交通好只參訓一年。但最近在這奉獻的流中,主就給我感覺要再和家人有交通。打給母親時,我就將第二年海外開展需要一筆費用的事告訴她,但母親卻說海外開展需要多少錢我都借來給妳。這過程中很被主光照,從小受了這麼多成全,但這一兩年的時間卻不願意給主。母親也告訴我,第二年的訓練對她而言比我出來工作更有價值,我就向主柔輭。教師也說,『我們常看我們有沒有功用,但主是看我們是否有傷痕、有馨香之氣,那樣的人纔能服事主。』向主奉獻,我願意成為一個有傷痕的人,是一個能彀服事你的人。也奉獻我最罣慮的家人、前途、未來的規劃。

主也給我林後四章十節,『身體上常帶着耶穌的治死,使耶穌的生命也顯明在我們的身體上。』我願意向自己死,身上有治死的烙印,讓主的生命能彀在我身上顯明。雖然父親仍舊反對,告訴我若沒有一生全時間服事主就不要繼續參訓。所以我就打了一封很長的訊息與父親交通我尋求的過程,心中很忐忑,不知父親會怎麼回應我,但這過程中很經歷主這位大祭司的代求。之後父親也過了一個關,回覆我:『照着妳的心願全力扶持妳第二年。』主阿!何等榮耀,能將自己奉獻給你。

《第二期 葉聖馨姊妹》

緊緊跟隨,跟隨我主

在已過的美地展中,聽見許多二年級及二期學員分享尋求第二年的經歷,一開始覺得不以為意,因我還不到尋求第二年的時候,但後面聽到一位姊妹的分享,她說她走這條窄路,一條非常窄的窄路,但在過程中主卻一直帶領她不看外面的環境,只管跟隨主。她的分享使我開始揣摩我們每一位所走的窄路,在這條路上也許有許多吸引我們的事物,甚至有仇敵的攻擊,我們是時常輭弱、時常受吸引、甚至受欺騙…這事一直在我腦中迴響,迫使我帶到主面前去禱告,主就給我耶利米書二章二節『…耶和華如此說,你幼年的恩愛,新婚的愛情,你怎樣在曠野,在未曾耕種之地跟隨我,我都記得。』

我看見許多弟兄姊妹想要第二年卻無法第二年,雖然我無法體會那種感覺,但我真是摸着我們的主都記得!無論我們的情形如何、環境如何,我們都要在這條路上緊緊跟隨祂,並且要一直的跟隨下去,因為主都記得!

《第一期 季昌毅弟兄》

奉獻顧到主,主顧我一切

在尋求第二年上,父母是我過不了的關。一次開展時,姊妹問我要不要參加第二年訓練,我向她表示,我的父母三十年前也一起參加過訓練,但今天我的媽媽沒有繼續在主的恢復中聚會了,他們擔心我若第二年訓練,三十年後的情形若是不好,我也會後悔,甚至冷淡退後。而我也擔心自己第二年訓練後在召會中服事,會成為自己或帶給家人難處。但姊妹告訴我,父母的經歷,不會成為我們的經歷,這是我與主的關係。我在她的鼓勵下,再向主禱告尋求,就繼續奉獻,並向我的家人有交通,告訴他們我希望能參加第二年訓練。

很感謝主今天仍在向我發出呼召,也很寶貝過程中,有姊妹向我詢問了父母的名字,有負擔為我的家人禱告。細細回想,走主這條路,主其實一直都在顧惜我,當我將自己奉獻給祂,祂就親自顧到我家人的需要。

《第二期 吳清心姊妹》

花費牧養人是很有價值的事

星期一早上的自由時間,我很掙扎要不要去新一代設計展探望同伴和已過帶得救的小羊,因為這週我是申言人位,而我也擔心我到設計展後就會開始專注看那些設計的產品。我就跟主禱告尋求,主給了我一處經節,馬太六章二十二節,『眼睛乃是身上的燈。所以你的眼睛若單一,全身就明亮。』我就跟主求,主阿!你若是要我去探望人,那你就使我眼睛是單一的注視你。所以一早我到了展場,就用短短一小時的時間先探望了我的同伴,之後再到我的母校去探望學弟妹,也探望小羊,那時他和我分享已過在作專題時所遇到的情形,他很感謝已過那邊的聖徒們一直在為他們代禱、餧養及顧惜。感謝主!雖然我人不在那裏陪伴他們,但神的工作卻是一直持續。讓我經歷花費時間在人身上是何等有價值的事。

《第一期 陳世昂弟兄》

仰望主,跟隨牧人腳蹤往前

最近在與家人交通自己尋求第二年的過程,感到非常為難。但這週在福音聚會裏,聽見弟兄說羊的特性就是跟隨,一個掉到山崖裏,全羣都會跟着掉下去。並唱到詩歌444首第三節,『我時迷路,祂來截回,在側我心受祂支配。我常搖動,不甚堅定,但祂引導,是為己名。』四節繼續說,『何等不明,何等可疑,怎能行走,無所顧忌?你竿扶持,你杖引領,你的同在滿我途徑。』寶貝主藉着這首詩歌告訴我,我是羊,羊對往前的方向是不清楚的,牠所作的就是簡單的跟隨。雖然外面看,羊好像很笨,只會喫草,但喫就是對羊最大的安息。牠只要喫草,想要往前的時候,就抬頭看牠的牧人。我就向主禱告,我不要再看我的環境了,我要抬頭看你,跟隨你的道路。

《第二期 李玉梅姐妹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