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志蒙恩見證

得救前憑著自己天然的想法追求屬世的成功與享樂,得救後在召會生活中經歷神聖的生命在我裏面的變化。對參加訓練產生渴慕,盼望從訓練中得著真理的裝備,追求個人的屬靈生活。

感謝主,帶領我進入訓練接受主的成全,在訓練核心課程『基督的身體』給我看見神有一個心意,要在地上得著基督的身體,作祂團體的彰顯。 訓練中藉著晨興,與同伴彼此挑旺,進入對真理的享受;用餐時分享課堂中教師的供應;寢室晚禱時,忘不了同寢弟兄們為了彼此家人得救迫切的禱告,一同背負,滿了身體生活的甜美。

訓練的並不是培養屬靈的大漢,目的是要培養出一批能建造弟兄姊妹們,藉著團體生活在一起,建立身體感,幫助我脫離個人主義,培養成為能與同伴建造在一起的人。我們照顧身體,追求主,過召會生活,也都是為著這個。並且神渴望祂心頭的願望也成為我們心頭的願望,我們的一生必須為此而活。我們願意我們的一生能對神心頭願望的完成有所貢獻。

藉著訓練的開啟,看見一個一個愛主跟隨主的榜樣,向主絕對,奉獻自己,身體中一同配搭,竭力盡上自己的一份,將來不論主帶領我們到那裏,以那一種身分服事主,主恢復的異象定準了我的方向,更新奉獻自己,並且願意作跟隨這異象的人。

《第二期 渠弟兄》

心志蒙恩見證

在參訓前,我作事情很容易受情緒影響,常常活在自己的感覺裡。每當受主感動,很多東西都可以不管了,甚至叫我去海外開展也沒有問題。我以為我很愛主,但每當我情緒沮喪或是低落時,我才發現我什麼事都不想做,什麼地方都不想去了。

感謝主,帶我來到訓練裡,在這裡有嚴謹規律的時間表,使我的生活不能再照著我的情感而浮動。有一次,教師的話讓我很蒙光照,跟隨主不是僅僅有心愛主就夠了,能不能緊緊跟隨到路終,在於我是否在每一件事上都能意志堅定。雖然我有心要一生服事主,我的意志卻常常受自己的情感所支配,不能為主所使用。於是到主面前向主過不去,不願意神製作的手只停在這裡,願意再將自己奉獻給主,向主宣告,祂在我身上有絕對的主權。

心情好時,五點五十分要遇見主,心情不好身體疲憊,照樣五點五十分要遇見主。天天享受主使我裏面神的生命因此剛強起來,神自己成了我堅剛的意志,腓立比書二章13節說到:因為乃是神照著祂的美意,在你們裡面運行,使你立志並行事。是主的憐憫,使我能在這榮耀的訓練裡,將我的一生交在祂的手中,直到祂回來。

《第二期 黃姊妹》

心志蒙恩見證

在學時,我就有心願要參加全時間訓練。起頭進到訓練裏,也很適應訓練的生活。但因著我配搭製作一部介紹訓練的影片。我以為憑著我自己可以應付這個服事,因此不多倚靠主來服事,結果影片遲遲無法完成,這就使我對自己想當灰心失望,也懷疑自己是否能服事主。

在學期結束後,我回到原初的召會配搭服事。當時,我覺得自己沒有能力服事人,於是有了不想繼續訓練,甚至也不想繼續服事的念頭。但在一次禱告中,主就光照我:『我不該憑靠自己來服事,而該尋求基督。』這就使我有一個轉變,使我知道之後在召會中服事,是可能會遇到失敗的,但我曉得,無論遭遇怎樣的挫折,都是一個又一個機會,叫我能夠經歷基督。這就加強了我事奉主的心志,使我不害怕任何的失敗,願意再將自己奉獻給主,無論如何我都要事奉主。

之後,在回到訓練前的某一個晚上,主問我是否還要繼續訓練,還願意繼續過這樣的生活,當下我就喜樂的回答主:『主阿,我願意,我願意繼續過這樣的生活,甚至一生服事你。』讚美主,藉著訓練加強了我事奉的心志。

《第二期 潘弟兄》

心志蒙恩見證

親愛的弟兄姊妹們,願你們喜樂,我是卓弟兄。我是在2010年時受浸得救,碩士班畢業後隨即參加全時間訓練。訓練起初的動機,只想在結訓後能回到我原初的 新北市召會,繼續服事弟兄姊妹;但藉著訓練的開啟,使我的心志被拔高。在訓練中,我被分配到編輯「美地季報」的服事,在一篇篇海外開展的報導中,看見主在 全地的需要是大的,無論是物質充裕的日本,或是生活困苦的印度,全地都滿了空虛、飢渴的人,全地都需要這位救主。若沒有願意奉獻自己,答應主呼召的青年 人,這些地方的人如何才能聽見福音呢?當初也是一班海外的傳教士,用自己的性命來敲中國這封閉的大門,我們才能聽見福音。今天,這個託付就在我們身上,無 論主要將我擺在哪裡,我願意與祂同去,為祂得人得地。

《第二期  卓弟兄》

心志蒙恩見證

弟兄 姊妹們平安,我畢業於政大俄文系。想與你們分享訓練中心志得加強的蒙恩。高中畢業時,我選擇就讀俄文系並非是因為海外開展的負擔,而是為了找到一份好的工 作。然而,在主的主宰之下,大三我到莫斯科交換學生並住在弟兄之家,過召會生活。在那裡,我看見許多愛主之人熱切追求真理的榜樣。有一位弟兄,因著渴慕主 的說話,願意搭三天的火車從西伯利亞來到莫斯科參加特會。另一位姊妹,更為了脫離宗派跟隨這一份的職事而忍受辱罵和逼迫。這一個個渴慕要主的心光照我:若 是我只顧到自己的需要,那麼誰來顧到主在全地的需要呢?

參加訓練後,在一次的海外開展交通中,我看見教師們之所以願意放下纏累,為主前往全地去,乃是因為他們有一種價值觀:他們確信這一生最上算的事乃是與這份 職事是一,將基督的見證帶到全地。看到他們臉上的豪邁,我心中服事主的心志更被加強了。我向主說:「主阿,若是我不抓住機會受你訓練,當你有呼召時,我怎 麼能被你使用呢?」讚美主!最有價值的一生,乃是被主使用過的一生!

《第一期  張弟兄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