蒙召參訓見證

我從小跟著父母親過召會生活。我喜歡唱詩歌、呼求主,享受深處的那股暖流。國中時,因著有升學的壓力,使我更寶愛耶穌「這位好朋友」。藉著與同伴的晚禱,將重擔傾倒給主,呼出我的愁苦。升上國三,我參加了服事者的全時間訓練畢業聚會,被這班學員絕對奉獻愛主的心志所激勵,並羨慕成為這樣的一班人,能為著主到全地去!

進入高中後,我在青少年特會中將參訓的心願奉獻給主;也在升大二的暑假參加一週全時間成全訓練,被這八方面平衡的訓練摸著而寫下奉獻書。雖然訓練期間有些操練無法負擔,但仍很喜樂自己能有分一週的訓練。在最後一堂聚會,我放膽宣告:「我要奉獻我的眼、奉獻我的耳、奉獻我的口、奉獻我的手、奉獻我的腳,我一一的數點奉獻,最後我奉獻要作主身體中平順的肢體,並要參加兩年全時間訓練、往全地去,若主許可,我要一生全時間服事主。」

大學畢業後,我投身教育的工作,逐漸在工作和召會服事中失去參訓的心志。我一面操練在校園中傳揚福音,另一面也竭力投入召會裏的各項服事,並以此感到滿足。直至參加2014年夏季訓練,雅各的夢—神與人互為居所,「伯特利的夢」深深奪取我心。蒙主光照,看見我不再像起初那樣單純地要主、愛主;我就如雅各,在職場上抓奪,期盼成為受家長與學生愛戴並校方肯定的升學名師。雅各在拉班手下十四年,為了娶得他的女兒拉結,又服事他的家業及牲口六年,十次被改了工價。我心深覺,神的夢離我越來越遠。雅各歷經二十年的艱辛歲月,至終重回伯特利;我歷經十年在職的教書生涯,難道就只為換得地上的一切?我深知主仍然在呼召,是我起來回應伯特利神家的夢的時候了。於是我毅然在去年九月告知校長、主任,教完最後一年書、帶完升學班後,就離開這份工作,參加召會所舉辦的全時間訓練。感謝主,我能在伯特利神家的夢中一同有分。

《第一期 陳弟兄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