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歷神在召會中得榮耀的路

以弗所書三章二十節,『然而神能照著在我們裏面運行的大能…。』我特別摸著「然而」這兩個字,在《以弗所書生命讀經》第三十五篇提到,『然而』一辭,原文也可以繙作『現今』。在這種情形下,『現今』的意思就是『鑒於事實』或『基於前者』。保羅在二十至二十一節似乎是說,『現今召會既已出現成為神的豐滿,神就能在召會中得著榮耀。在這以前,榮耀要回到神那裡是不可能的。但是由於召會已經實際的成為神的豐滿,現今這已成為可能的了。』因神的榮耀能作到我們裏面,使我們就是祂的召會能成為神的豐滿,所以榮耀就能回歸到神那裏。

已過很受提醒,在我每日的晨興與午禱中,禱讀經節所得到的亮光,不是為了多寫一則享受主話的紀錄,而是要摸著神的自己。於是,在禱告中我就看見了,我自己就是神的殿,而神的榮耀是神的自己,當我享受了與神之間親密的交通時,就是神的榮耀回到神的殿中。

《第三期 陳采薇姊妹》

在身體裡配搭,經歷肢體各有其度量與功用

以弗所書四章十六節,『本於祂,全身藉著每一豐富供應的節,並藉著每一部分依其度量而有的功用,得以聯絡在一起,並結合在一起,便叫身體漸漸長大,以致在愛裏把自己建造起來。』這節經文說出我們需要對基督有啟示,有追求,有經歷,纔能夠供應身體的需要。並且經節的後半說到,我們要認識神在身體裡所安排的次序,以及我們在基督身體裏有度量上的限制。

週末上午禱讀這一處經節時,我向主有一個禱告,『主阿,我要作身體上供應的節。』但是,晚上開展時我就蒙了光照:當我與聖徒們一同叩門訪人的時候,我發現自己非常的有限,我不會講台語。在面對福音朋友的問題時,我也擺不出相應的經歷來顧惜福音朋友。然而,這些我所缺的,配搭的聖徒全都能夠補上,實在很寶貝在我身旁的肢體們!每一個肢體都有從主來的那一份,各有其功用與度量,為著主的行動,每一個肢體都能適時的供應身體。

《第三期 陸蔡影姊妹》

最好的事奉是不流汗的事奉

以西結書四十四章十七至十八節,『他們進內院門必穿細麻衣,在內院門和殿內供職的時候不可以穿羊毛衣服。他們頭上要帶細麻布裹頭巾,腰間要穿細麻衣褲子;不可束上使身體出汗的衣服。』殿內事奉的祭司是不能出汗的,因為出汗就表示我們憑著自己的勞苦事奉神。

我和活力伴配搭餧養一位福音朋友持續一年,過程中她一直不願受浸,為了能彀持續的接觸她,我和活力伴常會依她的喜好,用許多外面的辦法來維持關係,希望能彀藉此軟化她,而使她願意受浸。但是到了後來,我與活力伴分別時間為她禁食禱告。前幾天遇見她,她就突然跟我的活力伴說:『我想了很多雖然這段時間你們都沒有聯絡我,但我在這段時間裏因為一些環境有經歷主,請在這兩天為我預備受浸。』讚美主,我們最好的事奉就是為人禱告,寶貝主真是聽禱告的神。

《第三期 陳韋禎姊妹》

祂的笑臉是我寶貴祕密

我很寶貝詩歌342首說到:『祂的笑臉是我寶貴祕密。』在已過兩週,因着主的笑臉,使我過了一個關。利未記一章四節說到:『他按手在燔祭牲的頭上,燔祭牲便蒙悅納,為他遮罪。』以往在早上五點半起床後的二十分鐘裏,我的心情常是不佳。因為一早被叫起床,就要在接下來的二十分鐘內完成非常多的事情:我要呼求主名三分鐘、要摺棉被、上廁所、換衣服,然後要衝到地下室。雖然接下去的晨興和上課會讓我心情變好,但一想到這些事我就很不喜樂,每天早上面對的這二十分鐘都讓我非常過不去。直到一天晨興禱讀到這節經節,我非常摸着雖然燔祭牲使神悅納,雖然沒有殘疾的是燔祭牲。但這個『按手』,卻是我們來按手,我們需要主動的來按手,需要與這個燔祭牲聯結,然後神就悅納。我禱讀時,真的感受到神悅納了,而且神的悅納就成了我的喜悅。原來我需要先求神的喜悅,然後我纔能彀喜悅。隔天早上起床的時候,我心情又不好,但我想到前一天禱讀的經節,我就禱告說,『主阿,我再按手在你身上。』我裏面就喜悅了!從此以後,我再沒有早上心情不好了,因為主悅納的笑臉帶我過了這一個關。

《第一期 王立中弟兄》

在信心裏的禱告 家人必得救

藉由身體的代禱與扶持,經過已過的家長開放日,我的父親向著福音更敞開了。父親是一位校長,他的心向着福音一直都很剛硬,全家僅剩他未得救。除了我的畢業聚會和姊姊的結婚聚會,其他聚會他從來都不去,向著福音閉耳不聽。家長開放日的前一週,他因著可能的開會不確定是否能前來。但我很寶貝身體的代禱,室友的代禱、守望禱告,不斷的禱告加強了我的信心。特別是寢室同伴們使我很得激勵,他們對我父親的名字不僅日念千遍不住,在早上一同整理棉被時,也不斷向主禱告,提說父親的名字,禱告他一定要來。藉著信心的禱告,主就作工了。家長開放日當天,父親一踏進會場,看見學員們唱詩迎接他時,就流下了眼淚 ; 當他在會中聽見證時也感動落淚,這叫我確信主真的在作工。其實我原先不太敢向父親傳福音,但在中午用餐時,同桌的父老火力全開向著父親傳福音,看到他們不斷傳講,我也用盡全力向父親傳講,而他也對我們所傳的福音很敞開。席間父親問說受浸難嗎?我們全部站起來說:『不難!』便帶爸爸去看浸池。雖然他因著場面人多就畏懼了,我仍操練繼續不住地禱告,學信心的功課。在搭火車回台東的路上,父親仍是敞開,我們從台北講到花蓮,居然講福音講了兩個小時!讚美主,我在信心裏宣告,爸爸已經得救了!

《第一期 周書煒弟兄》

團體禱告使我蒙拯救

我要分享藉着與寢室同伴一同晚禱而得拯救的蒙恩。很享受在家長開放日前我們一同為家人的禱告。在每日堅定持續的禱告之下,同伴的家人一個個的答應邀約,真的是非常甜美。這個禱告乃是在身體裏得答應,比起我個人禱告得着答應還更甜美。
家開日的前一天晚上,當我向同伴們表示我的信心不太彀時,同伴們就一同跪下來為我的家人禱告,讓我非常感動。我在晨興中也摸着神說:『天上的神必親自使我們亨通;所以我們作祂僕人的,要起來建造。(尼二20。)』雖然我常是小信的,但祂所應許我們的,祂必負責到底。我們不要再看自己的光景,只要起來奉獻自己,為着祂有更多的建造!

《第一期 吳叔娟姊妹》

聖城的建造就是每個人都從自己裏面出來

想與大家分享我對建造有了新的看見。以往我認為建造就是負責好自己的部分、作好分內的事就可以了,所以我對家長開放日的預備並沒有任何負擔,結果我卻被分配到要在會中作見證。我很摸着真正的建造是從自己裏面出來,當天我上臺作見證前,在洗手間整理頭髮,卻看到另一位姊妹因為打掃,頭髮非常的凌亂。原來每個人都是因着從自己裏面出來,身體的建造纔能完成。
當我上臺時,雖然心裏仍非常害怕。可當我抬頭環顧一圈,發現所有的肢體圍在會場就像聖城一樣。我知道當我每說一句話,他們都在裏面與我同說。蒙主光照,我以前對建造的看見實在是太低了,總以為我知道所有屬靈建造的知識,就可以有分建造,但那是錯的。現在我看見真實的建造乃是當每個人都從自己裏面出來,聖城的建造就完成了。

《第一期 張芳菲姊妹》

釋放靈進入主話的豐富

與大家分享已過在三一神課程裏的蒙恩。在前三分之一的課堂考試中,我覺得自己已經非常盡力了,但是仍舊不理想的分數讓我的心情十分低落。在要上到第五堂的時候,裏面只覺得,又是三一神的課程⋯實在十分無力,不知道該怎麼辦、該怎麼應付。但在這個當下,我的心思就有一個轉,跟主說,『主阿,就交給你了!』而當我的想法改變時,我就操練在課堂的開始釋放我的靈,甚至是用吶喊的方式來禱告,把我心裏的愁苦呼出來。也因着我的記憶力不好,所以教師在上課時,每講一句,我就在底下默唸一句,所以教師每講一個重點時,我就能馬上知道教師所要表達的。雖然不一定可以馬上完全理解,但在這個過程中,藉着靈的操練,我就非常享受三一神的課程。我經歷到,要享受神的分賜,我的靈、我的心思都需要受操練,要在生活中接受神的分賜,就是藉着這樣的操練!期許在接下來的課程裏,好好操練靈,更深地享受這位基督。

《第一期 蔡彥儒姊妹》

基督是召會的元首

我要分享藉着基督教書展的服事,珍賞基督是召會的頭和元首。雖然有許多人對於基督信仰的認識只停留在宗教、哲學和歷史裏面。但在講解展板的過程中,我珍賞基督,祂在十六世紀的時候是頭,祂在十七、十八、十九世紀的時候都是頭,祂至今還是召會的頭。我真的是太珍賞主恢復的歷史,主所使用的每一個人,都是要為了完成祂建造召會的工作。基督是作召會的頭,也向着萬有作頭。

《第一期 姚雨青姊妹》

操練靈被主話構成

我摸着需要藉着操練靈進入職事的話。已過禱讀馬太福音十三章三十三節,『諸天的國好像麵酵,有婦人拿去藏在三斗麵裏,直到全團都發了酵。』當我在心思裏禱讀的時候非常不享受,但當我在靈裏禱讀時,就摸着『藏』這字。為甚麼我們需要被職事的話構成?因為仇敵會『藏』一些不良的教訓、思想到我們裏面。在課堂中,當我不操練靈的時候,仇敵就會將這麵酵藏到我裏面 ; 在開展時,如果我在心思裏面,仇敵又會來藏,所以我需要一直操練我的靈。上週六出外開展時,雖然心裏有點下沉,但這時題醒自己要操練靈,不讓仇敵有機會將這酵藏在三斗麵裏,三斗麵是拿來作食物供應人的,今天出去傳福音,若是仇敵將這酵藏到我裏面,那我如何供應基督作人的食物呢?我需要時時操練我的靈,被主的話構成。

《第一期 姚偉雄弟兄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