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住禱告的生活,乃是我們在地上應當過的生活

在列王紀中提到,聖殿前的兩根柱子,在柱頂上雖然有格子網和鍊索,但是旁邊卻有百合花,這就是說,外面雖然有許多複雜的已過探親假回台南,和一位父老交通。弟兄是一個過神人生活的榜樣,於是我就豫備許多禱告方面的問題,想詢問弟兄的想法,希望能在禱告的事上再有突破。非常寶貝弟兄在交通中提到,禱告不是一種方法,乃是一種開展。主一直在尋求機會,要藉着我們的禱告,從我們的靈擴展到我們全人的每一個部分。

弟兄也趁機問我一個問題:『我們好像常常在非拉鐵非的情形裏,為甚麼又會突然落到老底嘉的情形裏面去?』弟兄告訴我,這是因為我們把主耶穌關在我們的靈裏。當我們把主耶穌關在靈裏,不讓祂出來的時候,我們就落入不冷不熱的情形裏。今天主一直在叩我們的心門,祂對老底嘉得勝者的應許也是說,『看哪,我站在門外叩門;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,我要進到他那裏,我與他,他與我要一同坐席。』(啓三20)我非常寶貝這個開門,主要藉着我們的開門,進到我們全人的每一個部分。

我也很摸着弟兄交通到,我們在地上的生活應當就是一個禱告的生活。如果我們不禱告,我們就是獨來獨往,如此一來我們就虧欠主了。這使我很蒙光照,因為我從來沒想過我不禱告就是虧欠主。於是,已過一週我就把弟兄的交通帶進我的操練裏。當我在作每一件事時,我就和主禱告說,『主,我不要虧欠你。我要讓你活在我裏面,你是我的人位。』我要過一個不住禱告的生活,建立一個禱告的習慣,建立一個活基督的習慣!

《第二期 李騏宇弟兄》

我要成為拿弗他利的母鹿

創世記四十九章二十一節:『拿弗他利是被釋放的母鹿,他出嘉美的言語。』列王紀上四十九章二十一節:『他是一個寡婦的兒子,屬拿弗他利支派,他父親是推羅人,作銅匠的。戶蘭滿有智慧、悟性、技能,善於作各樣銅工。他來到所羅門王那裏,作王一切的工作。』已過在追求晨興聖言時,摸着從但支派轉移到拿弗他利支派的經歷。在上週基隆弟兄姊妹之家呼召參訓的晚禱中,我向主有一個宣告,奉獻參加第二年。然而,當我奉獻完,就想起我的父親不讓我參加第二年,想到這件事,我就非常的心痛。好像向主奉獻,就無法和父親在一起。當天晚上我心如刀割,睡不着覺,一直失眠到隔天早上。在主日晨興時,我就禱讀創世記四十九章二十一節,那裏就說到拿弗他利是被釋放的母鹿,還有列王紀上七章十四節說到,戶蘭的母親是出於但支派,然而戶蘭變成拿弗他利支派。這裏說到但支派是在墮落的光景中,是毒蛇之種,從神的經綸墮落、背道的一個支派。但是拿弗他利支派是復活的支派,說出戶蘭是從墮落的光景中,轉移到復活裏。在這個經歷裏面我就很受題醒,我對參加第二年訓練的憧憬,是在我自己舊造裏面。我覺得,我自己沒有辦法參加第二年訓練,就非常的枉然、失去人生的意義。但是因為禱讀到這個被釋放的光景時,這樣一個轉移,讓我知道我需要神聖的遷移。不是有沒有參加第二年訓練的問題,神中心的工作乃是建造,就是要將祂自己作到我們裏面。所以我們每天都要經歷祂的轉移,被祂釋放,成為被釋放的母鹿,甚麼時候被釋放,我就得勝了,我就參加第二年了!

《第二期 周書煒弟兄》

所有基督身體上的肢體,都是神諸般恩典的管家

在《事奉的基本功課》這本書的第十二篇提到,所有的肢體都是神諸般恩典的管家。靈恩派的人以為恩典就是說方言,若不說方言就表示沒有恩典。但新約向我們啟示,我們所有的肢體都是神諸般恩典的管家,這裏提到煙台的會所被主大大的使用並祝福,是因為有許多聖徒在那裏傾倒出實際的服事。在那個會所的每一個部分,甚至連整潔與豫備都充滿着愛和禱告,煙台的聖徒在那裏清潔椅子的時候,會禱告說,『主阿,我禱告你,無論誰坐在這一張椅子上,都要得救。』他們是非常雀躍的在那裏禱告,使煙台的召會生活能大大的得復興。這讓我受題醒,我們的服事並不只是完成一件事情,甚至我們在課室排場地的時候,我也要向主禱告,『主阿,坐在位子上的學員都要享受你,願意起來操練靈禱告。』當我們在排椅子的時候,我們不該閒聊、埋怨或空談。我們的談話或各樣的服事,都應當是用恩典彼此灌注。

《第二期 陳德容姊妹》

我們是三一神的入口,使人可以進入祂裡面

已過有位可以穩定陪家聚會的福音朋友,她很敞開,也參加過好幾次的福音聚集,大家都希望她可以快點受浸。然而在已過的家聚會中,她就跟我提起,她對於受浸有壓力。一面我覺得她這樣跟我敞開很好,另外一面也在尋求要怎麼樣回應她。感謝主,在已過一週的課程中得開啟,看見三一神自己是入口。就想起在之前有一起享受補充本詩歌一百一十八首,〈三一神作生命〉這首詩歌。她就問:『什麼是三一神?為什麼叫作三一神?』我就跟她說,『神要成為我們的享受,所以祂必須是三一的。』她就沒有繼續糾結在受浸這個問題。但是就在帶她向主禱告時,裡面就覺得要為她禱告。所以我們就為她的受浸這件事情向主禱告。在禱告時,她自己就跟主說:『主,我受浸有壓力。』在她跟主禱告完之後,我裡面就放心了,因為她自己聯於主了。這個禱告就是她與主的聯結。受浸不受浸是在於主,我們就盡我們的那一份,把人帶到主面前,因為三一神自己在我們裡面,而我們是使人進入祂裡面的入口。

《第二期 陳馨姊妹》

在複雜的光景中,像百合花一樣信靠主

在列王紀中提到,聖殿前的兩根柱子,在柱頂上雖然有格子網和鍊索,但是旁邊卻有百合花,這就是說,外面雖然有許多複雜的光景,但我們卻能彀信靠神。在銅所豫表神的審判之下,暴露出我們一無所是、一無所能。我的光景就是如此,訓練到現在,我認識我是一無所是、一無所能。但這樣的認識,卻使我輭弱,向着訓練漸漸不敞開。然而,我寶貝周圍有同伴可以陪我禱告。在禱告裏我們再向主敞開,再向主持續的奉獻。我們越持續的奉獻,主就越加強到我們裏面的人裏,使我們可以像百合花一樣信靠祂,並且就會有石榴的顯出。

一天晚上,我打給呼召牧養的對象,電話一接起來,我關心他的情形,他就說他今天去面試。我聽到他去面試,就覺得心灰意冷。接著聽他交通一些情形後,就與他一同禱告。我摸着他在禱告中的一句話,『主阿,雖然我今天去面試,但我還是很徬徨,對未來還是很沒有把握,但謝謝你讓一位姊妹打電話與我禱告。』那時候,我就覺得,我們不能對主灰心,我們要繼續為呼牧對象禱告,直到他們過奉獻的關,直到他們進到訓練裏。我們需要像百合花一樣信靠主。

《第二期 楊珊珊姊妹》

用意志轉向主,經歷主是復活是生命

在尋求參加第二年訓練的事上,我不確定自己向主敞開多少。有一段時間,我裏面非常死沉,加上已過一週除了樓長和呼召聚會的服事,還有廣場福音,甚至週末還須開展六個小時。回到寢室,我裏面很疲憊也很不喜樂,覺得自己天然的才幹燃燒殆盡,覺得自己已經死了,而且是死透了,好像拉撒路一樣死在那裏。
我不知道該怎麼作,只好轉向主,用我最後的意志來轉向主,向主禱告。阿利路亞,就這樣禱告,生命就出來了,我就經歷祂是復活。弟兄姊妹們,主是復活!阿利路亞!主是復活,主是生命!太喜樂了!雖然人很疲憊,卻一次一次的經歷祂是復活、是生命。在尋求第二年訓練的事上,我也願再向主敞開。不管我明年是否有分於第二年的訓練,我都要繼續豪邁的跟主一起走!

《第二期 胡孝宇弟兄》

站住奉獻地位,單單為着主

在已過奉獻聚會中將自己完全的奉獻給主,之後卻不太清楚如何在生活中維持向主的奉獻,主就藉着專項服事追求的書報向我說話。在《忠信殷勤的傳揚真理-關於文字服事》第十三篇中說到:『你們在這裏是奉獻的,是為着主的;若是你們要有一個前途,要發展你們的人生,你們就錯了。我們在這裏是犧牲我們的人生,只為着一個目標,就是開展主恢復的見證;此外,我們再也沒有別的目標。』

在隔天的長時間禱告中,繼續將主的說話帶到禱告裏。在主話的光中,看見自己的目標無法與主完全一致,是因着還有自己的目標,所以就無法一直站住這奉獻的地位。在禱告中,我就和主說,『主阿,我愛你,我深知你屬我,主我也屬你,我願意將一切自己的快樂全放下,單單以你的喜悅為我的快樂,使我每時每刻都作一個奉獻的人,這一生都要完全的奉獻給你。』

《第二期 謝依廷姊妹》

主的恩典彀用,經歷如拉撒路死而復活

在約翰福音裏說,主耶穌不是在拉撒路還生病的時候就去醫治他,是等他死了,而且還等到他死透了,甚至是他的屍體已經腐爛了,主耶穌這時纔要來點活他。這裏說到主耶穌不願意醫治我們,但祂願意等我們向祂說,『主阿,我已經無可救藥了,主阿,我對自己完全失望了!』這時,主耶穌就會答應我們的禱告,就會來點活我們。主耶穌不是改良我們,乃是將死亡變為生命。

已過有一段時間,我有搆不上訓練的情形。雖然開展很喜樂,可是只要一回到訓練中心,就常常心情不好,不想上課,也不想操練。兩週前,本來決定好要離開訓練中心,我就打電話給我的家人說要回家,但是他們不讓我回去,就逼着我要再到主前,向祂尋求。我跟主說,『主阿,我要走了,你如果不給我彀用的恩典,告訴我我可以留下來,那我就真的要走了。』我很寶貝那一次與主的交通,在那交通中,我向主完全敞開。主對我說,『我的恩典彀你用,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輭弱上顯得完全。』(林後十二9。)我覺得自己常是輭弱的,每一次的禱告都是滿了抱怨,而沒有讓主來經過我。在那次的禱告之後,我就經歷自己就是拉撒路,經歷死而復活。這兩週我都過得很喜樂,覺得呼召聚會很榮耀,參加守望禱告也很榮耀。主耶穌真的很愛我,把我帶到這個訓練裏,不是我有甚麼,是主耶穌愛我。這使我想起第一次摸着主耶穌的感覺,求主一直用這愛吸引我,使我不失去起初的愛。

《第二期 賴筱晶姊妹》

我們是一班呼求主名的人

林前一章二節後半說,『同着所有在各處呼求我們主耶穌基督之名的人;祂是他們的,也是我們的。』接着,十節說,『弟兄們,我藉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名,懇求你們都說一樣的話。』已過各個開展隊都有廣場福音的行動,在這個行動中,我們隊上的每一位弟兄姊妹都需要配搭福音短講。雖然我很不想講話,但每一位都需要操練,於是我就否認己,操練我的靈來為主說話!很寶貝每一位講到最後,都是呼求着主名結束。當我們呼求主名時,我們就都說一樣的話。而且這樣的呼求主名,不是只是一個人呼求而已,而是每一位弟兄姊妹都在那邊同聲呼求主名。感謝主!我們這一班人就是在那裏向世人作見證,見證我們是一班呼求主名的人!

《第一期 吳輝恩弟兄》

藉着守望禱告彼此相顧

上週的信息給我們看見,我們的地位乃是在天上,操練靈就使我們能彀從聯於天。已過在服事過程中覺得非常喜樂,體力卻覺得彀不上。上午的時間很想休息,但是又被守望禱告排滿,內心總是很掙扎。而當我願意反自己、不看自己的情形,並操練靈大聲禱告的時候,我就經歷立卽在天上,天上的力量扶持我,使我能立卽享受主,勝過一切肉體的輭弱。在一次次的操練中,我能彀見證,守望禱告真是我的拯救。要參加守望禱告前,這週的水流負擔就題醒我,要在每一件事上彼此相顧,在守望禱告上也可以經歷彼此相顧,主就說,我需要拉着同伴一起上樓守望禱告。因此,我就操練在每一次上樓,都抓住一位同伴,問說,『妳有沒有五分鐘,可以跟我一起禱告?』很享受這樣的實行,就讓我對主的享受從個人擴大到身體,在身體裏與同伴一同蒙福。

《第二期 張可慕姊妹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