享受主愛,起來與主同工

最近在呼召牧養有心參加訓練的學員時,感到有些灰心與挫折,不曉得要如何帶著對方往前。在為對方禱告時,享受補充本詩歌第三百四十二首,副歌說,『在你與我愛的交通裏,你天天吸引,呼召我脫離自己,我凡事與你是一,與你同工,等候被提。』我蒙主光照,常常與祂同工,卻沒有享受與祂之間的愛。主就用雅歌第二章來鼓勵我:『我的佳偶,我的美人,起來,與我同去。』(10。)這句話在這一章至少重複了兩次,指明基督是多熱切的渴望佳偶能從自己內顧的情形裏出來,與祂同在。後面繼續說到,有時候雖然外面看似有消沉的冬天或是試驗的雨水,但主告訴我,冬天已經過去,雨水也止住了,我要在祂復活的大能裏,接受祂的呼召,起來與祂一同前往。不僅我自己先答應祂的呼召,牧養的對象現在也要起來答應祂的呼召,參加訓練。我願意在每次呼召牧養前,花時間先來享受主的愛,被愛所充滿所浸透,使呼牧的姊妹也沉浸在對主的愛裏,奉獻她的愛情參加訓練。

《第二期 李依霖姊妹》

對付靈,使生命長大

已過上課時說到對付靈能使生命長大。我很納悶為什麼要對付靈呢?在我的觀念裏,靈是很好的部分。然而,信息中說到,對付靈不是對付靈的本身,而是靈的經過。因為我們的魂和身體有玷汙,並且帶着不潔,所以當靈出來經過我們的魂與身體時,也會沾染到不潔的成分。

上週我帶一位失聯很久的福音朋友參加福音聚會。在傳講的過程中非常順利,也多次帶他禱告。原本以為那晚就是他受浸的日子,卻遭到很大的阻力。最後,這個福音朋友說,『我的感覺不是很對,等我感覺對了我就會受浸。』我回想這個過程時才知道,在這個過程中,我的靈想要他得救是好的,但我的魂和身體裏面隱藏了很多東西,例如,想讓自己的開展數據好看一點。靈就像鴿子一樣,雖然是我裏面的故事,卻能彀摸到福音朋友的感覺。他不是不願意受浸,只是我需要在過程中對付靈,使主的生命在我身上不受攔阻,也不成為這位福音朋友得救的攔阻。

《第二期 許文歡弟兄》

彼此相顧,操練在聚會中說話

《那靈與基督的身體》第十六篇〈肢體彼此相顧和屬靈的恩賜〉,特別講到需要彼此相顧。在這裏弟兄交通到,不只要在日常生活中彼此相顧,在聚會生活中也要彼此相顧。我顧到你,你也顧到我。操練彼此相顧,就是在聚會中說話。我們操練在聚會中說話,意卽你憐憫我。他舉了一個例子,當他和長老們聚會時,他說,『請長老們憐憫我,多講一些話,不要只有我一個人講。』他又對長老另舉了一個例子:『假定我們是球隊中的隊員,如果在比賽中只有我打球,而你們都不打,你們對我就非常的殘忍。但若是你們憐憫我,你們就會顧到我。』接着說,『在聚會中不盡功用的人是殘忍的,他們是不憐憫人的。』這使我很蒙光照,我們來到聚會中要分享。因為我不常分享,所以特別蒙光照。要顧到身體,第一件事乃是人人都盡功用,每個都擺上自己的那一分,彼此供應基督,這樣對別人就是憐憫的。

《第二期 童聖堯弟兄》

不看自己的輭弱,顧到神的心意

下午長時間禱告,禱讀大衛的悔罪詩,寶貝大衛是一個認識神心意的人,不管他的光景如何,他都照着神的心意禱告。卽使他跌的很深,受到神的責備,他仍然禱告,『求你按你的美意善待錫安,建造耶路撒冷的城牆。』(詩五一18。)他知道敬拜神要在靈和真實裏敬拜,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痛悔的靈,神所喜愛的是內裏真實。我很蒙光照,當我受到責備,或輭弱的時候,我就想要退後,想要休息療傷。但大衛跌的那麼深,他仍然顧到神的心意。我就向主悔改,我不能再這樣輭弱,不能一直只顧自己的情形,我也要顧到神的心意。我便開始為着神的家禱告,求主保守弟兄姊妹們,保守神的召會。

《第二期 王立中弟兄》

藉著向主悔改,過奉獻的關

過去有好長一段時間,我裏面有一個關過不去,覺得主似乎一直在向我掩面。然而,其實主一直向我說話,只是我掩耳、硬心,只聽我想要聽的話。在下午長時間禱告中,我因著這件事被主光照,我雖然沒有不義的待人,但我裏面卻缺乏對人的愛。我時常盤算自己的得失,並吝惜付出該付出的愛。主如此愛我,但我卻因着無法在祂裡面,愛所有的肢體,而虧欠祂的身體。我在主面前犯了罪,因着個人的單獨,而向著身體獨立,甚至快要澆熄我裡面向着祂奉獻的火。我在禱告中懊悔,並痛恨自己的罪。但詩篇五十一篇說到,憂傷痛悔的心,主必不輕看,祂用慈愛恩待我,用豐盛的憐恤塗抹我的過犯。禱告中,我向神悔改,便復得父的救恩之樂,經歷到人的悔改加上神的赦免,就產生建造聖殿者。使我願意再把自己擺出來,將參加第二年訓練的主權交出來,為着祂的建造,求主來為我開路。

《第二期  李韋萱姊妹》

我有一位好朋友,可以到祂那裏去

詩歌第四百○九首〈我有一位好朋友〉。在長時間禱告中,我非常享受與主的交通。一開始就在心思裏想,到主面前要作什麼。主阿,我是不是要來認罪?我今天是要來作甚麼?但是就在呼求禱告以後,我開始在裏面唱詩歌第四百○九首第二節時,唱第一句,我就臥倒在主的面。 第二節說,『有時我幾乎臥倒, 祂知我的輭弱, 當祂叫我向祂倚靠, 我樂受祂扶托。』已過我認為, 我已經過了許多的關。可是在禱告中發現,我連最基本的把自己交出來給主,都作不到。曾經我時常經歷『幾乎臥倒』,常常對主說:『主阿,我還可以。這麼多情形、服事、要求,甚至家人的情形這麼多,但我還可以。』然而,今天唱詩歌時,唱第一句,我就向主承認,『主阿,我真的不行。』我就立即臥倒在祂的面前,祂知我的輭弱, 當祂叫我向祂倚靠, 我要樂受祂扶托。主光照我,常常不樂受祂扶托。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弟兄,我甚麼都不需要,我可以。但是在禱告中,我更新奉獻,把自己交出來。當我對主說,『主阿, 我樂意受你扶托』時,我就聽見祂對我說:『孩子阿,太傻了,到我這裏來罷。』這是我與主交通的過程。寶貝每一次長時間禱告,都能與祂有深切的交通。

《第二期 王柏鈞弟兄》

祂所喜愛的是內裏真實

詩篇五十一篇六節說,『你所喜愛的是內裏真實的。』在下午的認罪禱告中,禱讀到這句經節時,主就光照並問我,祂所喜愛的是內裏真實的,祂要的是真實的,但我這個人是不是真實的?主開始一點一點、一面一面、一層一層的摸我這個人的所是與所作。上週,我一直以為我已經過奉獻的關。但今天禱讀到這節經文時,主又再次問我:我第二年的奉獻是真實的麼?我的奉獻是向着他去的麼?還是說我的奉獻只是因為第二年有更好的訓練、第二年有海外開展?我是否是向着這些事物去的呢?我就蒙光照,再向祂悔改。因祂所喜愛的是內裏真實的,不是虛假的,祂所要的奉獻要是真的,是向着祂去的。不是一年、兩年的問題,而是一生的問題,是真實的問題,是有沒有向着神的問題。

《第二期 周書煒弟兄》

藉著長時間認罪禱告,生出憂傷痛悔的心

在長時間禱告中,我真是經歷詩篇第五一篇,這首大衛禱告的詩。第一節說,『神阿,求你按你的慈愛恩待我。』禱讀時,主就光照我,得救前所有犯過的罪,那些罪在行為上是訛詐、是偷竊,對象還不是別人,首先乃是我的家人。他們其實都原諒我,但當我以為罪都因着他們的原諒而過去時,第二到第三節就說,『求你將我的罪孽洗滌淨盡,並潔淨我的罪。因為我知道我的過犯,我的罪常在我面前。』那些我犯罪的情形總是會繼續在我眼前出現。接着,第四節就所說,我所作的事得罪了神,因我是在罪孽裏生的。但是主所喜愛的是一個內裏真實的人,在這光照之下,我就摸着神使我認識智慧,並且求祂潔淨我的罪。禱告中,我經歷大衛這首詩中的每一節,最後生出憂傷痛悔的心。在我得救前,當大家所犯的罪比我更嚴重時,我就覺得我沒有罪。但是進到訓練後,主就幫助我看見,我一生來就是個不潔的罪人,我所作的事情,不論看起來多好、多對,若是在自己裏面作的,都是得罪神的。藉著祂的話,就使我俯伏在祂面前,也藉着大衛的禱告,讓我更進一步對認罪有經歷,並摸著神自己。

《第一期 吳雅媚姊妹》

堅定持續的等候,照着神牧養

我要和大家分享我在牧養上的蒙恩。我有一位小羊已經穩定參加小排一學期,但她心裏仍然不相信神,只是喜歡和大家在一起的感覺而已。在這個學期,我很有負擔要藉着陪她家聚會,使她能操練運用靈呼求主名和禱告,摸着裏面的主。在這學期第二次的家聚會時,她因為不習慣開口禱告,又不知道怎麼拒絕我,她就哭了。後來在第三次家聚會前,她傳訊息告訴我,她再也不要參加小排,也不要家聚會了。

主在這件事上光照我,太重視工作的果效、太急着要看見進展,總是尋求立竿見影的果效,而沒看見生命的事是需要時間的。主也藉着書報題醒我,家聚會就是要讓人感覺歡喜。感謝主,後來小羊在週日主動來找我交通,我就藉着和她分享主的話,重新溫柔的供應她、挽回她。結果,她就願意繼續參加聚會了。

主阿,我願意更多的栽種、澆灌,在生命的事上,不急着看到成果,而是更多堅定持續的等候,照着神牧養。

《第一期 陳立心姊妹》

背起神命定之路的託付

在已過的主日,長老向眾聖徒吹號要實行神命定之路。在交通前,他點了補充本詩歌三○五首,〈主耶穌,你美麗奪了我心〉。唱完後,他就掉淚了。他的眼淚讓我想到提摩太後書一章三到四節,保羅對提摩太說到,『記念你的眼淚,渴望見你,好叫我充滿喜樂。』當我看到他的眼淚時,不禁在想是甚麼樣的心,可以使他為召會流淚呢?那時我非常摸着,『主阿!真的需要有人為着神命定之路往前!』在書報《關於活力排之急切需要的交通》第四篇說到,『需要勞苦和研究,以產生常存的果子。』我們需要勞苦、研究,需要找着活力伴一同配搭。接着,要與活力伴同心合意的禱告,尋求要找誰成為活力人。於是,我就與活力伴開始列名單,為這些人禱告,牧養他們,形成活力排,並使他們成為建造的材料。主阿,我願意領受神命定之路的託付。

《第二期 蔡彥儒姊妹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