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雖崎嶇,但必定不會長

當我知道未來服事的動向後,一面覺得喜樂,另一面又覺得有些落寞,因為我仍然有許多自己的揀選。我在禱告中向主承認我的感覺,主就問我:『你不是曾經奉獻自己,要在地上過寄居的生活麼?那麼在那裏服事又有什麼差別呢?』這使我想起和受恩姊妹寫的一首詩歌:『他等候一座城,雖然有時因跋涉苦,喪失多,有嘆息聲音,但一想到那城,就引聲歌唱,因為路雖崎嶇,必定不會長。』(詩歌771首)。雖然我並未經過許多跋涉或喪失,但我很摸着,路可能是崎嶇的,卻不是長的,因為我們的一生太短了,主就快要回來了!想到這裏,我就覺得喜樂。詩歌中的『他』,可能是主耶穌,或是亞伯拉罕,但也是我們!如同前面許多的榜樣:以諾與神同行、挪亞與神同工,而我們現在甚至也能與神同命。因此,我向主更新奉獻,無論在那裏,我都要過一樣的生活,對人的負擔是一樣的,竭力的靈也是一樣的。無論在那裏,我都是向主活着,作主自由流通的管道。無論服事的對象是誰,我都要像保羅一樣,喜歡為人花費,甚至完全花上自己。

《第四期 宋品儒姊妹》

照着靈而行,不以天然來活基督,使基督的身體得着建造

在香港移地訓練神的經綸課程中,學員們操練用雅各書結晶讀經來撰寫綱目。在撰寫的過程中,我看見雅各是一個混雜的人,因着他對神舊約和新約的經綸不清楚,以及神對待祂子民的方式沒有正確的看見,因此以舊約的方式守律法,也用天然的好來活基督。我在寫結尾的負擔時很蒙光照,因雅各對神新約經綸沒有正確的看見,導致基督的身體無法建造起來。

我們在訓練中常想要在某一方面取得完全,特別是當我接觸同伴和小羊時,總喜歡用自己的好,如良善、溫柔等來得人的稱讚。起初我對這點並沒有太大的感覺,但當我看見雅各這樣一個如此虔誠又有許多美德的人,卻無法建造時,我就向主禱告,我不能用天然的人活出道德或美德,而是需要憑着重生的靈,照着靈而行,來得着基督徒真正的完全。

《第四期 劉百合姊妹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