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所矜誇都成空 幡然醒悟爲神家

我出生在一個基督徒的家庭,小時候因為家教甚嚴,使我一直引頸期盼自己能快快長大。高中時期入住姐妹之家,渴望開始嶄新生活的我,終於在高二那年背着父母偷偷搬離了姊妹之家,也離開了從小習以為常的召會生活。我像離開父家的小兒子一樣,開始未知的人生路程,近十年獨自在外的日子,生活高低起伏喜憂參半,我盡力面對一切挑戰,也相信這就是自己所嚮往多采多姿的人生。

然而沒有主的同在,人生就如同約翰福音中所描繪的船隻,在無情的風浪中翻騰而沒有平安;環境突然的臨到,讓我的生活頓失方向,一夕之間我失去了一直以來所依靠的感情、朋友、工作與未來。我重重的摔在地上,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了;前所追求盡都成空,我再也顧不了面子,回到離開已久的家中。然而卽使回到安全的港灣,我卻像行屍走肉一樣,不僅作甚麼事都提不起勁,還常常莫名的流淚哭泣。

但感謝神,在父的家中有一切生命的豐富。藉着家人柔細的陪伴,我的心慢慢的輭化,也漸漸地向主敞開,一次我唱到補充本第八百四十二首:『祂是愛又是靈,進入我靈,與我結盟,我享受祂生命,祂享受我愛的順從;我們融在一起,日夜作伴,苦樂不離;愛是最大財富,世間最愛我的是主。』我邊唱邊流淚,主的愛實在深深地摸着了我,卽使我曾因嚮往世界而離開主,主卻仍以不變的愛愛我;是祂的慈繩愛索,將我尋回羊羣。

我恢復了與主之間的關係,也回到召會生活。摸着了主的愛,使我開始有心配搭事奉,也有分青職的服事,時常召聚青職姐妹們一同追求、交通。然而在過程中,我看見自己的有限,幫助青職聖徒在生活、工作、婚姻,甚至育兒的需要上經歷主,並不容易。很奇妙的,當我將餧養對象的情形帶到禱告中,主卻問我是否願意為着人的需要更多擺上自己?在青職特會裏,主進一步藉着信息向我說話,我需要先享受主更多的牧養,纔能照着神牧養。感謝主,是祂的憐憫與揀選,使我能在參訓年齡卽將達上限時,有分於這榮耀的訓練。從未想到能有分榮耀的經綸,願在此將自己全人更新奉獻,使我成主活水管道,作祂榮耀彰顯。

《 2020春季班 應姊妹 》

不憑天然掙扎全停 合神心意擺上自己

初次在聚會中聽見全時間學員展覽詩歌,我便被深深震懾,學員們剛強的靈與豪邁的奉獻,吸引了台下的我;這世上竟然有一班人,他們為神看萬事如糞土,為要贏得基督。往後在各樣的聚會中,只要碰到全時間訓練的學員展覽,我都不由自主的流下眼淚,心想是否有一天,我也能站在台上為主歌唱。

感謝神主宰的安排,藉着研究所的生活,在我身上開始祂智慧的工作。在豫備撰寫碩士論文時,因為希望自己能盡早畢業,我積極地尋找校外指導老師協助,沒想到卻因一些環境,迫使我向老師提出結束指導的請求。碩三時又因爲與指導教授意見不合,使論文題目遲遲無法定案。眼看同學都已經開始撰寫論文,我卻毫無進展;我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一天當我獨自一人在夜深人境的研究室,看着十三樓的窗外,內心的重擔實在壓得我喘不過氣,心裏突然有個聲音,問我何不轉向眷顧人的神呢?我就在心裏開始向主禱告,卽使不知該說甚麼,主的同在卻不知不覺地充滿了我。在禱告中主使我確信祂的恩典是彀我用的,我便將論文交給神,也將自己更新的奉獻給神,渴望不再憑天然掙扎努力。

同時主也藉着召會生活暴露我,雖有分於服事,卻常因為自己的光景而無法對人有真實的負擔。因着心情起伏,而陷入有心卻無力的矛盾裏。主的光照使我更認識自己,也渴望在主裏有個新的起頭;很奇妙的,主就將參訓的心志在我裏面重新挑旺。是主的憐憫,使我能有分這樣的訓練,盼望在訓練中神的自己真實的作到我裏面,使我不再作憑感覺生活的基督徒,而能彀同神的心、合神的意,為神家擺上自己。

《 2020春季班 林姊妹 》

只在於那施憐憫的神

我的父母都是愛主的基督徒。小時候看着父親服事召會的身影,便讓我對事奉神有一個羨慕,也因此從小我便有參加訓練的心志。然而在大學畢業後,自己就定意至少在職三年再考慮訓練,想看看這讓我嚮往的世界究竟是如何。因此會計專業的我,畢業後便進了四大會計事務所,也下定決心在工作上一展長才,累積自己的實力與經驗。

然而主藉着我的揀選,在其中開始祂奇妙的作為。在公司中我被分配到工作量最多的組別,每天日以繼夜的加班,平均每睡眠只有4至5小時,不僅時間完全被工作霸佔,全人更是像在在替法老燒磚的以色列人,被壓榨卻又無能為力。我對主完全失去享受,也在忙碌中忘了當初參訓的心志。 然而主卻未曾忘記我的奉獻,在去年5月忙季時,正在參加訓練的同伴邀請我參加呼召聚會。邀請卡上的標題『成為基督 同夥,為神權益爭戰』,立卽抓住了我。在聚會中我看見許多弟兄姊妹上台報號,在我眼中就如同一個一個傾倒玉瓶的馬利亞,他們澆在主身上的不是枉費,在會場的人都聞到了香氣。主在我裏面柔細的問我,『你還要再錯過這樣打破玉瓶的機會麼?』我立卽向主悔改,承認自己從未顧到主權益,但我願再更新奉獻,求主加強我訓練的心志!感謝神的憐憫,結束公司合約後我便離職,有分2020年春季班的全時間訓練,實在就如羅馬書九章十六節:『這樣看來,這不在於那定意的,也不在於那奔跑的,只在於那施憐憫的神 。』

《 2020春季班 戴弟兄 》

天然拆毀主愛尋回 為建神家願受成全

我是第三代的基督徒,大學時期因看見許多愛主的榜樣,我頭一次報號參加全時間訓訓練。在呼召聚會我奉獻自己:『主,使我作你瘋狂的愛人!』然而主是陶人,我是泥土,祂在我身上照祂企圖來製作。因着家中經濟環境的需要,加上自己在職涯上的企圖心,我選擇富高度競爭與壓力的外派工作;工作期間我積極努力,在弱肉強食的職場與人爭競。看似履歷愈發體面充實,在我內心深處卻只有空虛與不滿足;應付不完的應酬充滿我的生活,在觥籌交錯、煙霧繚繞的日常,我幾度輭弱的跪到主面前。實在是主的憐憫,藉着在台灣聖徒的代求與交通,我恢復了正常的召會生活,工作也蒸蒸日上。

然而主的手並未停在這裏,當我正覺自己一路走向成功時,主藉着環境重重的摸了我一把,我不得不放下一切回到台灣。我發覺過往汲汲營營的事業,到頭來不過是一場空,曾經引以為傲的心理素質不斷崩毀;我跌落谷底,甚至出現精神狀況,需要服藥控制。感謝神,人的盡頭,就是神的起頭。主藉着一位弟兄來電關心我,談話之中他尋問我是否有住弟兄之家的意願。當下我想,『以我二十六歲的年紀,還能住麼?』在禱告中主以詩歌第一百三十四首回應我,『但我要帶我的虛空心房,來到你這愛的泉源良港,求你充滿!』回想工作時曾讓我自負的成就,不過使我心遭受無止盡的虛空吞噬,但神卻能滿足我的虛空心房,這是何等深的憐憫!像我這樣頑梗悖逆的人,對主並無一次戀慕深情,主卻一再將我帶到祂面前,因祂愛我。

住進弟兄之家後,我開始配搭學生專項的服事。過程中主更深的來光照,我看卽使自己回到召會生活,也有心為着主,我的所是仍是天然,我手所作的也盡是木草禾秸。在我裏面升起一個深的渴慕,我渴望真實的被主來構成。與主來往交通的光中,主繼續向我啟示祂的心意,祂的拯救有一個更積極的目的,就是祂的自己要作為元素、成分構成到我的裏面,成為我的所是。使我的所說、所作、所想都由祂頂替,能彀為着神家的建造。在禱告中,我實在摸着了主的愛,也樂意將自己完全交給這位救主;因此我將自己分別歸神,盼在訓練中被主重新構成,使我合適於祂的建造。

《 2020春季班 吳弟兄 》

從追逐潮流到追求基督

我出身於傳統家庭,母親於我高中時成為基督徒,我也因此與母親一同受浸得救。雖然成為了基督徒,這位神對我卻仍然非常客觀。當時我受到潮流吸引,開始瘋狂地追逐韓國演藝名人,也為此學習韓文,盼望有一天可以遇見夢寐以求的偶像,並用韓語和他們溝通。

然而我沒有遇見明星,卻遇見這位等候我的主。在2015年的國際華語特會,家裏接待了來自韓國的聖徒,當時學習韓文不過一年左右時間的我,嘗試使用生疏的韓文與接待聖徒相調交通。在過程中因着溝通問題鬧出許多笑話,但奇妙的是我卻經歷到前所未有的喜樂。原來全地上有這麼多神家中的弟兄姊妹,召會生活是何等的豐富、享受,滿了神的同在,吸引我也渴慕更多有分其中。

到了升大學的暑假,有一羣同校的弟兄姊妹來看望我,在他們身上我看見基督的彰顯,那樣的喜樂與光明吸引了我,使我也盼望能彀成為像他們一樣的人。因此我住進弟兄之家,開始一個追求神並享受神的大學生活。然而因着課業的忙碌、環境的調動以及其他因素,大學期間的我屬靈光景總是起起伏伏,時常被自己的感覺攪擾打岔;又因就讀夜校的關係,我要同時兼顧課業與工作,召會生活總會受到限制,也因此覺得自己受到的成全仍是不足。

在聽說了全時間訓練後,我就盼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參加這樣的訓練,期待畢業後能進入訓練,心無旁騖地來追求主。感謝主,是祂將單純與羨慕放在我心裏,使我能來到這訓練的行列中,盼望在各方面受主成全,成為主活而盡功用的肢體!

《 2020春季班 周弟兄 》

每個轉彎口,祂都在等我

我雖在召會中長大,青少年時期卻沒有穩定召會生活。高中畢業時的一場特會,我看見全時間弟兄姊妹們的展覽,當下在我裏面興起一種羨慕,我也渴望過這樣的生活,在呼召報號時,我便簡單的奉獻。原以為主會藉此將我穩固在召會生活中,然而祂深知我的需要;剛進入大學生活的我深受新環境的吸引,但其中的快樂不過就像喝了仍會再渴的水。在人際關係上,我看見沒有神作平安仲裁的友誼是多麽脆弱,加上朋友的意外過世,讓我深感傳福音要及時,種種遭遇使我心轉向主。藉着弟兄姊妹們的代禱與顧惜,我搬進姊妹之家,與姊妹們同過團體身體。因着許多榜樣激勵,使我也切慕與同伴們同奔屬天的賽程,大學畢業,我便進入了訓練。

然而主還要在我身上更深的製作,入訓時爸爸正好失業,是弟弟一人扛起家裏的經濟,當時我雖為此向主禱告,但常因心裏着急而缺乏信心;訓練第一年卽將結束前夕,家人的一通電話讓我徹底崩潰。我未與輔訓有完整的交通便收拾行李返家,也拒絕聖徒、同伴的所有關心與聯繫,更完全失去了召會生活,就這樣開始八年流浪在外的生活。

但實在是主那不肯放我之愛,卽使我心頑梗,主仍將聖徒安置在我身邊,工作中總是有許多基督徒圍繞我。藉着主ㄧ次一次的量給,我的心逐漸輭化,主也在我裏頭發出嘆息,催促我向祂禱告,向祂承認我實在渴望回到召會生活。當我這樣向主敞開,主就開始在我身上工作,我便在2019年恢復召會了生活。一次的主日聚會我與一位聖徒敞開交通,和他分享我已過參訓的種種以及對主的渴慕,當時聖徒告訴我:『你的年齡還符合訓練要求,何不再回去參加訓練呢?』當下我有些愣住,一方面逃離訓練的記憶讓我感到難為情,另一方面我想主會讓我再回去麼?尋求之中主藉着民數記的結晶讀經向我顯現:從前我靠自己的努力卻是徒勞枉然;而今祂要帶我走我所不知道的路,使我更深的得着他自己!實在是主的憐憫,我便放下工作,再次來到訓練,不再有自己的定義與努力,而是讓主在我身上毫無攔阻的製作。

《 2020春季班 呂姊妹 》

簡單地接受 換來不簡單的生活

我出生在傳統信仰家庭,在人生的路上認真努力,也在畢業後開始穩定的工作。一次下班後走在光華商場附近,我遇見正在發福音單張的姊妹,當時覺得他們實在很辛苦,便停下腳步聽他們分享所謂的『祝福』,結束後我想儘速離開,卻被『受浸後會有不一樣的感覺』吸引,就單純的受浸了。

感謝神,實在是主的憐憫,將這樣的單純放在我裏面,我便開始了召會生活。但因為家人尚未得救,使我的召會生活時常受到限制。一次與家人在相處上產生摩擦後,一種不平安的感覺一直在我裏面,雖不知自己作錯了甚麼,主卻在我裏面催促我向家人道歉。然而我實在不知該如何開口,因此我向主禱告,主向我說祂的恩典彀我用的。禱告後我裏面滿了主的同在,我便鼓起勇氣傳訊息向家人表示我的歉意,雖然家人沒有回應甚麼,但很奇妙的,家人便不再攔阻我過召會生活。

在召會生活中,週末總是看到一羣很火熱的全時間學員來傳福音,看着他們的身影,我也羨慕成為那樣的人。因此我開始為家人同意讓我參訓禱告,然而在第一次與家人溝通參訓時,家人卻非常反彈,覺得我在信仰上已經走火入魔。當下消沈的我實在不知該如何,便抱着被動的想法等主來為我開路。2018年中,我轉換新的工作,主藉着工作暴露自己實在一無所是,性格上的缺欠使我因工作而影響召會生活;影響我對主的享受,甚至也限制了我在生命上的長大。這使我裏面參訓的心願又被挑旺起來。感謝神,當我切慕能往前時,主就替我開路;再次向提出參加訓練的想法,家人竟同意了。求主一直給我一顆這樣單純要他的心,將我作成他所喜悅的器皿!

《 2020春季班 許姊妹 》

蒙主尋回 航向標竿基督

我很喜歡旅遊,畢業後進入航空業,一次次的旅遊雖然開心,但快樂之後的不滿足常在深夜反噬着我。虛空之時,我想起了賜人永不乾涸活水的主,久無穩定聚會的我,開始想念團體生活。很奇妙的,主帶領我入住青職姊妹之家,並且量給我一位特別的服事者,她是一個竭力活基督的人。我被她身上的基督深深吸引,卽使時常不明白服事者所說的話,卻開始好奇她所經歷享受的,到底是怎樣的一位基督呢?

在主所量給的環境中,我開始遇見這位活神。低谷裏,身邊的人可以給我安慰,卻不能給我力量;專家可以給我建議,卻不能保證有最好的結果。但主卻說,『我的恩典彀你用的,因為我的能力,是在人的輭弱上顯得完全。』每一次來到主的面前,藉着禱告、享受主話,身上的重擔就自然脫落。更奇妙的是,過往十分喜愛的工作、輕鬆自在的環境、人人稱羨的工作福利,竟漸漸不那樣吸引我了。

當我正決定轉換工作以應付經濟上的需要時,主的光臨到我,我看見自己一直在尋求外面的祝福,但神的心意是要使我得着祂這真恩典。我所放不下的工作、規劃的前途,這一切在神面前都是太小的事;因為神為愛他的人所豫備的,是眼睛未曾看見、耳朵未曾聽見、人心也未曾想到過的,就是要將祂自己作到我的裏面。

在去年的青職特會,我看見講信息的弟兄在台上吶喊:『主耶穌,我最最最愛你!』這樣的畫面並不是我第一次看到,主卻在那裏光照我雖然不那麼愛世界了,對祂的愛卻總是忽冷忽熱。在禱告中,我求主將這樣對祂長久的渴慕也賜給我,並奉獻參加全時間訓練、受主成全。是主的憐憫,使我能放下工作與過往的汲汲營營,人生往另一方向追尋!

《 2020春季班 王姊妹 》

豫嚐基督 快跑跟隨我良人

未信主前我雖聽過福音,卻因害怕被宗教規條束縛而拒絕成為基督徒。然而神仍來眷顧,當時正準備與交往對象步入婚姻的我,罹患因自體免疫系統失調引起的重病,就醫半年後病情仍無起色。期間不僅自己因病痛受苦,家人也陷入照護的煎熬而使我自責不已。在一個絕望哭泣的夜裏,突然想起基督徒曾告訴我在困難中可以嘗試呼求主名。真是奇妙,我一開口便感受到來自神的平安與我同在,並且我也在後續的就醫中,奇蹟似的得着醫治。因着這個特別的經歷,出院後我便自願受浸成為神的兒女。

得救後我開始穩定的召會生活,因着享受主的話和聖徒的愛,使我也渴望將這樣的福音帶給身旁的人。然而當我向不信的家人傳福音時,卻因裝備不足而無法清楚陳明我所經歷的救恩;並且當我有心願在召會中服事時,主卻在服事中暴露我是個滿了己意、度量有限的人。我雖有心走主道路,總總的限制卻常讓主在我身上無路可走。

然而尋找的,就給他尋見。幾次有機會參加全時間訓練的呼召聚會,學員們榮耀的見證與展覽使我心生羨慕;我實在渴望能入加畧聖軍,受主成全。然而病癒後仍體弱的我,卻因擔心搆不上訓練的生活,而遲遲不敢答應主的呼召。感謝主柔細的顧惜,在二○一九年主帶領我先參加了兩週的短期訓練,訓練中的晨興和午禱,讓我嚐到與主個人交通的甘甜,也發現緊湊而規律的訓練生活,並未如我所擔心的對身體造成過多負擔。短訓期間訓練中心正在進入雅歌,在主話的光中我被主的愛深深摸着;因着主愛的吸引與訓練生活的豫嚐,使我放下一切顧慮,繳出報名表,和眾童女一起同快跑跟隨良人。

《 2020春季班 丁姊妹 》

認識我主為至寶 全地開展催促主臨

我的父母是全時間事奉主的,從小我看着他們的生活,真是如保羅在林後六章十節所說,『似乎憂愁,卻常常喜樂;似乎貧窮,卻叫許多人富足;似乎一無所有,卻擁有萬有。』他們的榜樣,使我羨慕服事主這分榮耀的職業。國高中參加特會看見訓練學員時,他們散發出來的榮光,總會使我深受吸引,渴慕將自己奉獻給主,參加訓練。

大學時我有分於印度短期開展,在這期間主讓我認識,我們將自己奉獻給主,不是因為主有缺乏,乃是因着主的憐憫,我們纔能將自己奉獻給祂,有分祂的經綸。在與海外聖徒配開展時,主也光照我,看見在我身上最攔阻福音,造成配搭難處的,不是語言、文化,而是我的己和天然。我所需要的是一直向祂敞開,操練靈,棄絕己意,只在意團體的來喫基督作素祭。如此,我們就能失去區別,單單活祂、顯大祂,並為着基督身體的緣故將基督分賜給人,甚至有分於屬靈的爭戰。這個經歷,使我渴望在各面受成全,以應付主在全地的行動。

大學畢業後,我選擇先進入職場,同時也向主尋求合式的參訓時機。在一次個人禱告時,主藉腓立比書三章八節回應我,『不但如此,我也將萬事看作虧損,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;我因祂已經虧損萬事,看作糞土,為要贏得基督。』當下我知道主在呼召我,要我藉由參訓更多贏得並認識我主基督耶穌。雖然在職場也能得着一些外在的成全和經驗,但這些跟主比起來都只算是『虧損』。我渴慕讓主更深地作到我裏面,成為我的構成。藉由參加一週短期訓練,我豫嘗了訓練喜樂、充實的生活,享受主在生活細節中新鮮的說話,讓我更加認定這分職事下的訓練,堅定我要參加完整的訓練的心志。

盼望在訓練中被這分職事構成。在生活中經歷神卽時新鮮的說話,藉着過規律正常的神人生活,建立合乎主用的性格,而能在生活中實行神命定之路。在語言上受成全,在心志上被加強,好能一生跟隨良人,同往田間、同在村莊住宿,把主帶回來。

《 2020春季班 葉姊妹 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