蒙召參訓見證

我在國小、國中時期參加過多次基督徒的活動或營隊,種下福音的種子。往後遭遇難處時,我會向主耶穌禱告,也羨慕成為基督徒。升上大學不久,因為填寫信仰問卷,很單純地接受姊妹邀約參加聚會。然而我卻在受浸的關卡上拖延了一段時間,最後在聖徒們爭戰的禱告和鼓勵之下,我受浸成為基督徒。我摸着詩歌第426首「信而順從」的歌辭,讓我看見自己的剛硬。若是順服就蒙福,且得神喜愛。得救後的我雖然不得家人諒解,時常被責罵,但也因此珍惜每次聚會,更寶貴主的可愛和祂極深的憐憫。

前往印度開展,是我最深刻的經歷。因着詩歌第335首唱到:「我既靠主免為死囚,有主作我的元首;就願為祂捨去所有,世界已丟在背後。」、「我今已更換主人,對祂我要永伺候;地的綑綁就此脫盡,世界已丟在背後。」、「我心已決定事神,無論如何不回頭;以往一切實為可恨,世界已丟在背後」;以及會所裏「開展宇宙召會」的字幅映入眼簾,在我內心深處便清楚要投身印度開展行列中!

在印度期間,因着傳染病而肉體軟弱,再加上語言的限制,時常感受撒但在一旁的竊笑。然而為這屬靈的爭戰,我不能鬆懈,需要儆醒的禱告並維持神人的生活,也求主在我裏面開展!裏面的「所是」需要符合並且配得上我們的所做,如此在神眼中纔算得數,纔有寶貴的價值。軟弱中經歷祂作生命的供應和享受,使我得滋養、復甦、維持、安慰和加強,並經歷祂拯救我到底;更經歷祂率領我們在羞辱撒但的榮耀中建立Noida召會!

原本只是有點羨慕這樣的榮耀,卻在唱詩歌第465首—達到錫安時,受主感動而流淚不已。當下覺得自己如此不配,但榮耀君王據我全心,真是滿心巴望隨良人同行,作祂的得勝者!

但由於父母的強烈反對,讓我每想到參訓就覺得受壓,信心微小。有一次媽媽在責罵中提到我的教職似乎成了副業,那我的正職為何?一面我難過媽媽語態是在揶揄,一面我卻喜樂媽媽也間接澄明了基督徒的正業就是服事主!雖然尚未得到父母諒解,但我要憑信走生命的窄路!

想起某次呼召聚會中的見證說到:「並非等候環境都預備好纔奉獻」。我矛盾掙扎於羨慕與害怕之中,主卻從未將我參訓的心願削減,也使我更確定這樣的訓練是跟隨主必經的歷程。已過我對參訓有許多的定義,並無以基督作「燔祭」的實際。蒙光照後向主悔改,祂提醒我這個訓練不窄小,而是為着基督與召會!我的觀念以及奉獻的禱告需要再被拔高。

我渴慕天然的頑梗在訓練中被拆毀,以神聖生命構成。操練性格得以托住基督,也盼望以清晰的真理思路供應人。完成訓練後,我願在各樣環境中受調整以赴全地開展,成為活福音的人。盼生命度量能擴大,在調和的靈裏來牧養成全人,並以家作站口服事大專生。

《第一期 彭姊妹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