蒙召參訓見證

我在基督徒家庭長大。小時候,父母親的神對我而言是客觀的。只有遇到困難時,我纔想到有這位神。青少年時期,藉着特會和操練,我嘗到呼求主名的甘甜,開始對祂有主觀的經歷。我不再以宗教義務的方式來敬拜神,而是與同伴同來追求、享受這位主。

然而在職後,召會生活和參加特會,成為我和主之間一種旣定的模式。直到2005年青職特會,主再次以起初的愛吸引我,使我更新奉獻,願意一生愛祂、服事祂。

回想起青少年時,我曾參加全時間訓練畢業聚會。看見臺上學員滿有榮光的見證,覺得能在一生中分別時間單單為着主,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。但在大學期間,因着半工半讀,訓練對我而言越來越遙遠。卽使看見同伴參訓後有明顯的長進,自己也曾在呼召聚會中報號、宣告參訓心志,但因為沒有得著從主而來的說話,我不願意以盡義務的心態參加訓練,所以一再逃避參訓這件事。

感謝主的憐憫!偶然讀到水深之處的一篇文章,內容是一位姊妹寫信給突然被主接走的小羊。我很受感動,看見時間並不在我掌握之中,要抓住機會把基督服事給孩子們。一段時日過去,主突然給我一個感覺,如果我是那位小羊,卽將要被主接去,那甚麼會是我的遺憾?我頓時明白,如果沒有參加全時間訓練,這會是我一生的遺憾。因此我下定決心參加訓練。

來到訓練中,我願意倒空自己,完全敞開,接受一切的幫助。更多浸潤在主話中,裝備並經歷、享受高峰真理。我也盼望在性格上徹底被翻轉對付,脫去天然,而以神聖成分構成我的性格,得以托住基督。

訓練只是起點。盼望結訓後,一生走主恢復的道路,將自己擺在身體中,成為活而盡功用的肢體。若是主呼召我海外開展,羔羊無論往哪裏去,我都願意緊緊跟隨。

《第一期 翁姊妹》

蒙召參訓見證

我是在基督徒家庭長大,信主的過程沒有像其他人那樣有特別的經歷。只記得我是在國小六年級的暑假特會中,因為單純想要和大人一樣,可以在主日聚會時吃餅,就這樣受浸成為基督徒。

受浸之後,雖然外面和受浸前沒有什麼不同,但我裏面卻滿了喜樂。受浸後最深刻的經歷就是主日去聚會成為了我的習慣。若沒有去主日聚會,反而會讓我覺得有點奇怪。甚至周遭的朋友都知道我週日必須去主日聚會,所以若是主日上午有活動邀約,我的朋友們會自動幫我取消。之後我去打工和實習時,老闆問我有什麼特別需求,我也只要求周日上午讓我去主日聚會。對我而言,這些都是非常深刻的經歷。

對於參加全時間訓練,因為我是在基督徒家庭長大,所以常常聽弟兄姊妹說大學畢業後需要參加訓練。自大學三年級開始,父母親和周遭的人都在問我畢業之後要做什麼?畢業後會不會參加訓練?老實說,只要每次有人問起,我都很不能理解,你們為什麼要替我決定要不要參訓?參訓與否應該由我自己決定。之後,韓國安山召會的一對夫婦和我交通,他們告訴我,參加訓練是要自己有心願。於是,我向主禱告,求主讓我有蒙召參訓的經歷。

大學四年級下學期時,主給我一份翻譯的工作。由於這是我第一次做同步翻譯和專業筆譯,工作量非常大,同時也是總裁的貼身翻譯,所以壓力非比尋常,因此我常常呼求主名,求主加強我。在正式工作前,社長問我有什麼特別要求,我回答:「只要能讓我去主日,我就願意接下這份工作。」

但開始工作後,有幾次出差剛好是在主日時段需要翻譯。社長對我說,有虔誠的心是好的,但在職場上適當的犧牲對我未來的成功是有幫助的。當時我覺得社長並沒有錯,但犧牲主日聚會是不對的。在員工訓練時,公司鼓勵我們要常常參與公司的活動,成為一個積極的人。雖然公司所教的內容很好,但我一直覺得課程缺少一個很重要的東西,就是「生命」。當我領悟到這件事,我知道我需要去參加全時間訓練。使我更認識基督,並將我所享受得的生命供應給人。

我希望藉著訓練,在生命上各方面受成全。訓練後,我願意回到韓國安山,有分於兒童服事。盼望安山召會的孩子們,能夠像我一樣,健康喜樂地在召會生活裏長大。

《第一期 申姊妹》

蒙召參訓見證

我從小跟著父母親過召會生活。我喜歡唱詩歌、呼求主,享受深處的那股暖流。國中時,因著有升學的壓力,使我更寶愛耶穌「這位好朋友」。藉著與同伴的晚禱,將重擔傾倒給主,呼出我的愁苦。升上國三,我參加了服事者的全時間訓練畢業聚會,被這班學員絕對奉獻愛主的心志所激勵,並羨慕成為這樣的一班人,能為著主到全地去!

進入高中後,我在青少年特會中將參訓的心願奉獻給主;也在升大二的暑假參加一週全時間成全訓練,被這八方面平衡的訓練摸著而寫下奉獻書。雖然訓練期間有些操練無法負擔,但仍很喜樂自己能有分一週的訓練。在最後一堂聚會,我放膽宣告:「我要奉獻我的眼、奉獻我的耳、奉獻我的口、奉獻我的手、奉獻我的腳,我一一的數點奉獻,最後我奉獻要作主身體中平順的肢體,並要參加兩年全時間訓練、往全地去,若主許可,我要一生全時間服事主。」

大學畢業後,我投身教育的工作,逐漸在工作和召會服事中失去參訓的心志。我一面操練在校園中傳揚福音,另一面也竭力投入召會裏的各項服事,並以此感到滿足。直至參加2014年夏季訓練,雅各的夢—神與人互為居所,「伯特利的夢」深深奪取我心。蒙主光照,看見我不再像起初那樣單純地要主、愛主;我就如雅各,在職場上抓奪,期盼成為受家長與學生愛戴並校方肯定的升學名師。雅各在拉班手下十四年,為了娶得他的女兒拉結,又服事他的家業及牲口六年,十次被改了工價。我心深覺,神的夢離我越來越遠。雅各歷經二十年的艱辛歲月,至終重回伯特利;我歷經十年在職的教書生涯,難道就只為換得地上的一切?我深知主仍然在呼召,是我起來回應伯特利神家的夢的時候了。於是我毅然在去年九月告知校長、主任,教完最後一年書、帶完升學班後,就離開這份工作,參加召會所舉辦的全時間訓練。感謝主,我能在伯特利神家的夢中一同有分。

《第一期 陳弟兄》

蒙召參訓見證

當年大學畢業時,因故無法如願參加全時間訓練。在職後開始為世務忙碌,也逐漸將訓練的異象拋諸腦後。每次參加青職特會,聽見呼召、水流,奉獻再三卻仍無下文。婚後,孩子漸長,便對訓練的事絕口不提。一面是不想換得失望;另一面實在放不下姊妹和孩子。縱有昔日同伴不經意提問,也僅空洞的以「為我代禱」草草帶過,心中暗忖「此乃無望之談」,正如當初撒萊小信的竊笑。

2015年初數算恩典之際,在禱告中,主以「馬利亞傾倒香膏」的圖畫向我顯現,要我為主分別時間如捨極貴香膏。這對年近三十五,將步入中壯的我,猶如一則天大的玩笑!家中的妻兒、經濟的支應……許多參訓後會面臨的問題,徹頭徹尾在我縝密謀算中盤旋。此時主的呼召如強光,那片光明不能抵擋,主又立刻告訴我:「就是現在。」;當我答應這呼召時,喜樂光明立即湧出。在我覺得最不可能的時候,主向我發出呼召並開通百路。與姊妹交通後,姊妹說當年主也是以相同的圖畫呼召她參加訓練。所以她只有一個念頭:「不敢越過主。」感謝主,使我們夫婦能一同承受生命之恩。

當然過程中也曾望星迷糊,心緒起伏。年節後接獲錄取主任的通知,心境上有了不同的轉變。同事們恭賀聲不斷,校長也給予厚望的眼神。擺在我眼前的看似是條亨通大路,是眾人所蜂擁、汲汲營求的,我是否該抓住機會,奔向另一個方向?但是主立刻用詩歌441首提醒我:「即使全地歸我為業,群星也是我的,若無你作我的一切,我仍可憐至極!讓人伸臂如同大海,籠羅一切財富;但我只要你的同在,此外無所愛慕。」去吧!今世名利福樂。是主的憐憫,使我能不顧一切為主而活;免你僕人今天急切望將來,將來又悔今天錯過。

《第一期 林弟兄》

蒙召參訓見證

感謝主,因着主的揀選及憐憫,使我得以有分於這榮耀的訓練。
「但義人的途徑好像黎明的光,越照越明,直到日午。」箴言4:18

從大學到研究所,參加了許多場呼召聚會,以及全時間訓練畢業聚會,學員們的見證讓我覺得,奉獻自己參加訓練受主成全,真是一條不容易的道路,但卻又是如此榮耀的路,滿了盼望,如同黎明的光,越照越明,直到日午。因着在大學時受這樣的光所吸引,心裏對於訓練有了羨慕。

然而這樣的感覺並沒有維持太久。因着心裏有許多未完成的夢想,因此,在結束忙碌的大學生活後,就直接攻讀研究所,進入更加忙碌的生活。當時家裏沒有供給,因此我一面忙於學校的課業,一面忙於助理的工作,雖然在召會生活中,我都是盡全力參與服事;但我知道許多時候,我常是把主放在一旁,對於主也沒有深刻的經歷或是享受。不過我總是不以為意;因為在當時,眼前還有許多事物吸引我的目光,並等待我去完成。

在研究所時期,取得許多豐碩的人生經歷,像是當老師的助理,替老師出差,並擔任與政府合作之記者會的工作人員。此外,還拿到科技部的補助前往日本,除了這些,還有許多事蹟。可是主光照我,得着了,又如何?

碩二升碩三的暑假,因為回家幫忙妹妹創業,開始過着沒有神,並且沒日沒夜的工作生活。這更讓我覺得,人的一生難道就只該這樣嗎?我對於生活,有了深刻的反省。

經過了忙碌的暑假,我回到學校繼續完成論文;那時,對於訓練還是沒有強烈的心願。因生活讓我覺得沉重難當,所以回到姊妹之家之後,開始更加倍的與主交通並享受主。直到服事者與我交通、並接到學員的電話,才開始為參訓禱告,心中的方向重新被神所定準。

這時,一面在趕論文,一面也開始與家人溝通參訓的事。過程常不順遂,也有許多的環境,讓我感到心力交瘁;感謝主!藉著進入出埃及記的結晶讀經錄影訓練,得着了主的話作為我參訓的把握─『讓我的百姓去,他們好事奉我』,於是當下就跟主說,「我不管了,你既呼召了我,所有的一切就交給你了!」

一切都很倉促,論文剛好在時限內完成,學校的行政程序也在放假前跑完,行李也在離開姊妹之家前整理完畢,家人也在參訓的前一刻點頭答應。感謝主,在這許多的過程,經歷主有美意不必測,也經歷祂是信實的神,使我得以有分這訓練,走在光的途徑上。願主悅納我向祂的奉獻,更多將我得着!

《第二期 賴姊妹》

蒙召參訓見證

我在小學四年級就受浸,然而對主主觀的認識和經歷是從大學開始。第一次上台報號參加全時間訓練是在2009年全台大專期初特會,記得那次聚會的總題是祭壇與帳篷的生活。聚會中說到,我們若要過祭壇與帳篷的生活,就必須是個奉獻的人。當時我在聚會中深深被主的愛所摸著,主的愛感動了我,使我願意把參加訓練的心願奉獻給主。那時我奉獻參加2015年全時間訓練,但就著我預計的畢業時間,其實應該是奉獻參加2012年的全時間訓練才對。但是神的安排不會錯!

後來我就經歷了主帶領我轉系,並於2014年六月畢業。畢業後我原本打算花一年時間出國打工,將學貸還完再來訓練;但神主宰的手,使我因家裡的難處留在高雄。在家中最為難的時候,主伸出祂奇妙的手,三個月內將我所害怕並擔憂的事都一一解決,最後只等我回應對祂的奉獻。於是我再次向神禱告:『如果你要我參加訓練,就要給我確定的話;但如果你不是要我現在去訓練,就求你給我一份可以過正常召會生活的工作。』結果主給我一份工作。

進入職場工作後,我卻跟主耍賴,開始籌算自己的未來,無限期延長入訓的時間,並用各樣的理由說服自己,如:等我再優秀一點、條件更好一點,更能為主所使用的時候再去參加訓練。在那段時間,我認真地搜尋有關華語師資證照的資訊,甚至為了出國當中文老師,準備報名華語師資課程。然而主藉著一次陪青少年共同追求聚會向我說話,信息裡說到主看重我們的心過於一切,只要有一顆愛祂的心,就能激動主來找我們。在信息中也提到馬利亞戀慕主,就如同雅歌書中的書拉密女。主所要的不是我們有更多的知識,乃是要一顆完全的心在祂面前。讀到這裡我才如夢初醒,發現自己距離那起初的愛已經越來越遠了。主已為我預備好,一切只等我回應祂。祂不是要催逼我,乃是要我揀選祂,如同雅歌書中所羅門向耶路撒冷的眾女子說:『不要驚動,不要叫醒我所愛的,等她自己情願。』讚美主的憐憫,使我能夠從夢中醒來,起來尋找我的良人。

在禱告和身體的印證中,我願意將自己交在主訓練的手中。盼望在訓練中得著性格的建立,裝備真理,在生命上對主有更深且主觀的經歷,並在申言的事上多有突破和成全。期許自己在訓練中能被構成活而盡功用的肢體,並能為著神的福音,赴海外開展,栽種召會樹,使神的居所得著建造。

《第二期 黃姊妹》

蒙召參訓見證

我的母親在年輕時相信主,父親雖未得救,但我從小就跟著母親參加聚會,約在國二時受浸得救。但當時對於得救和對主都沒有太多的認識,與主之間也沒有甚麼主觀的經歷,加上父親對於「信主」這件事的排斥,所以我受浸和聚會都不敢讓父親知道。直到五專時才敢讓父親知道,且因藉著過正常的召會生活,在生活中彰顯主,讓父親從排斥到漸漸接受。

就讀二技時,因著打工與許多的事務的纏累,使我漸漸離開召會生活。但就在我認為不需要主的時候,主沒有放棄我。有一次,我去高雄實習,和同學在愛河附近看見高雄市召會的招牌,雖然當時心裡沒有太多的感覺,但回去做了一個夢。在夢裡,「在基督裡的標誌」非常清晰,我知道是主在呼召我回到祂的家中,從此,主開始一步一步帶領我,藉著畢業、找工作,使我的心轉向祂。

在應徵工作的期間,我憑著自己的力量準備了履歷和面試,共投了十多封履歷才有三間醫院預約面試。我心想放射師工作不好找,心裡焦急趕緊找媽媽陪我一起禱告。在禱告中,我發現當我的心願意向主敞開,讓主進來,主才有路。面試到了第三間,我終於被錄取了。主很恩待我,這中間的過程只花了一個多月。我原本非常擔憂找不到工作,因此我知道這份工作是主給我的;主藉由外面的環境和祝福使我認識祂是那位以羅欣。

在兩年前,有一位全時間訓練學員邀請我參加全時間呼召聚會。那時雖然猶豫,但還是參加了。在聚會中,學員們同唱「一件美事」這首詩歌,雖然這首詩歌對我已經很熟悉了,但當學員站在台上唱詩歌和做見證時,心裡非常的感動。會後在繳交奉獻心願單時,我沒有繳交,因為我無法放下我的工作參加訓練。從那天起,我知道有一個關是我跟主過不去的,那就是奉獻的關。因著這件事時常攪擾我,讓我裡面的聖靈憂愁。媽媽提醒我,若聖靈有感動,就要順從。之後,主也不斷地藉著身邊的姊妹們加強我。在參加 2014 美國的夏季現場訓練時,主向我說話。主同時也藉由身旁的姊妹向我說話,使我心得堅固。她說:「我們的心時常刻變時翻,所以,要求主保守我們的心在訓練這件事上不會變節。」因著這句話我再次得鼓勵,回台灣之後我就奉獻參加 2015 年的春季班全時間訓練。雖然如此,我的心仍時常搖擺。爸爸尚未得救,加上我無法捨棄工作,因此主差派了許多人扶持我,也藉由眾聖徒的代禱交託給主。最後,雖然爸爸不贊成我參訓卻也不攔阻我;至於工作,主讓我明白這份工作既然是主給的,當主要再取回去時,我只需要再奉獻給祂,獻上燔祭討主的喜悅。

在訓練中希望能追求、認識並裝備真理,在傳福音接觸人、牧養人的事上更受成全,並操練與同伴一同配搭事奉。已過的召會生活雖有這三方面的成全,但還是比不上在訓練中心全然清心、操練的生活。盼望未來在這三方面被主構成。雖然我的心願只有一年,但求主保守這一年的訓練使我在基督徒的道路上更穩固,並一生愛主、住在這葡萄樹上,成為活而盡功用的枝子。

《第二期 曾姊妹》

蒙召參訓見證

在我的人生規劃中,參加訓練一直是我想作的事。但為什麼拖到這時候才來呢?一是因為醫院的體制問題,二是多年來我一直覺得沒有準備好、沒有把握我可以安然度過這兩年。即使現在參訓了,還是沒有把握。我也了解自己,就是因為書念得太多,從小又待在召會裡,對於訓練許多的規定我都沒有把握可以忍受得住。我常想,我是許多人認為最不適合訓練的人其中之一。

記得高中的時候,青少年服事者訓誡我一件與屬靈無關的事;我反問他,這是儒家的思想還是聖經的教訓?他勃然大怒,責備我的不順服權柄,從此就對我的言行舉止感到失望。從那時我就知道自己大概不適合全時間訓練。

但我也知道,若要被主使用,就需要受祂的訓練。回顧聖經中被主使用的人都受過神的訓練。保羅、雅各等人,都是聰明且個性鮮明的人,但神總是先在他們身上有製作後才使用他們。我確實渴慕服事神;但我若要服事神,就需要先被神訓練。因此參訓的心願就一直放在心上。

直到去年夏天,科內連續三個月缺乏人力;一天之內,我需要一個人要做三人份的工作。每天的生活就是在工作、作報告、補眠的循環裡,沒有任何喘息的時間和空間。直至有一天,我突然覺得不知道自己在作什麼;人生中除了忙忙碌碌,應該還有更多重要的事。回想起來,不知不覺我已經工作三年了,下次回首,可能就是十年之後了。這時我問問自己,那參訓呢?恰巧這個時間點是醫院體制比較可以中斷的時間,所以就決定放下工作參訓了。

我忐忑地下了這個決定,我擔心像我這麼不適合訓練中心的人,會不會三天就被退訓呢?但是提摩太後書一章12節:「惟知道我所信的是誰,並且也深信他實在能保守我所信託他的直到那日。」雖然我沒有把握,但我信,祂終將帶我完成一年訓練。

奉獻參訓後,主帶我經歷馬太六章33節:「你們要先尋求神的國和神的義,這一切就都要加給你們了。」因為我有點貪心,人生中有想要的東西就會同時進行,因此常有衝突;譬如:想要準備考試又同時想領薪水;就每天早上六點起床念書,八點晨會,九點上班……但,這回,我無法同時進行了!我原本想要趕快完成學業,又想要快速完成訓練,所以想要參訓半年,後來卻發現訓練最少要參加一年。而在我的人生經驗中也告訴我,到新環境的前半年是適應期,後半年的學習才會倍數成長。當下我真的很猶豫,但神說:「你們要先尋求神的國和神的義,這一切就都要加給你們了」。神是信實的,祂必應驗祂的話,所以我今日和你們站在一起,一起尋求祂的國和祂的義,祂就要把這一切都加給我們了。

《第二期 周姊妹》

蒙召參訓見證

自2007年從學校畢業以後,經過一年多的職場生活。因着當時工作壓力極大,下班後常藉著外面的活動來作為消遣,但內心總覺得虛空的虛空,凡事盡都是虛空。內心亦有深刻的感覺,一切屬地的活動,都無法真正滿足我這個乾渴人的需要。直至2008年歲末,正在新竹就讀博士班的學長,邀約我參加寶山鄉召會的主日聚會及小排聚集。以前的我對於福音、基督徒聚會必定不理不睬,但當下我竟然答應了學長的邀約,參加了兩次聚會。在會中,我被詩歌的內容,及聖徒們的禱告感動,心中便開始有了想要受浸歸入主的念頭。有一次,父親在家中不慎摔倒被送至醫院,我跟主迫切的禱告,經歷主是垂聽禱告的神。感謝主!藉着這個經歷,讓我深信祂雖看不見,也摸不着,但實在是又真又活的神。 2012年12月12日這一天,成為我從神而生的日子。

得救後,我一直很喜歡詩歌二百一十七首副歌「充滿我!充滿我!願主聖靈充滿我;將我倒空,將我剝奪,願主聖靈充滿我。」主給我最大的恩典,還不是外面一切事物的祝福,而是主藉着環境和祂的說話不斷光照我,使我看見自己是一個滿了己意,常偏行己路的人。所以我需要在一切的事情上學習經歷否認己,背起十字架,喪失魂生命的功課,就像詩歌所述,這乃是神生機救恩的工作,天然的舊造要被削減成灰,要成為被火焚燒的荊棘,如此才能成為一個盛裝神的器皿,好讓主在自己身上有路,能被主更深的製作與刻劃,以至於被主充滿。

詩篇七十三篇二十五節:「除你以外,在天上我有誰呢?除你以外,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。」詩歌三百三十首第六節「除你以外,在天何歸?在地何所愛慕?」在去年七月的一個週六,我和往常一樣在公司加班,趕着下週要交的工程設計圖。記得那天正好是全時間訓練畢業聚會,因着工作加班的緣故無法前去,所以只能在公司一邊畫圖,一邊聽着聚會的現場轉播。就在當下主給我了一個感覺:人的一生只有一次,不能重來。那些學員們選擇上好的,將自己珍貴的玉瓶打破,將香膏枉費在主的身上,這實在是一件最上算的事情。我很清楚的知道,我已經快到35歲的參訓上限了,若不抓住時間,就可能喪失一次能好好愛主,作主瘋狂愛人的機會,因此便放下工作,參加訓練。

在訓練中盼望
(1) 在真理上受更完整的裝備。(2) 在生命上更長進。(3)在性格上能夠更殷勤不怠惰、在傳福音的事情上能夠放膽向陌生人傳講福音,並領人受浸歸主,成為常存的果子。(4)事奉上能將基督服事到人裏面,願意出代價為聖徒勞苦和花費,幫助人起來愛主。
我也奉獻自己,完成訓練後能夠到目前沒有召會的鄉鎮開展,領人受浸歸入主,使該地能有主的金燈臺;並且增排增區,使基督的身體不斷繁殖擴增。

《第二期 陳弟兄》

蒙召參訓見證

我從小在基督徒家庭長大,並過着正常的召會生活。對於服事者要求的操練,無論是唱詩、申言等,我都願意去操練並且有享受。但是直到大學延畢那年,我才真正清楚且主觀的遇見主。當時研究所考試失利又遭受另外的重大挫折,讓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。某一天在回家的路上,我邊騎着車,邊向主禱告,帶着一半懇求、一半威脅的語氣,跟主要求現在就向我顯現;原本短短十五分鐘的路程,我卻騎了將近一個小時,直到到達停車場時,主終於說話,祂給了我腓立比書四章七節:『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,必在基督耶穌裏,保衛你們的心懷意念。』當下我就得着了釋放與安息,這是我第一次清楚遇見主的經歷。

2012年年初,父親癌症復發,我曉得後續治療會有可怕的事要面對,表面上我很鎮定,但心裏我比誰都還感到害怕。因此,我常為父親的病情禱告,希望主醫治他,能繼續留在我們身邊。在過程中我跟主談條件、辦交涉,甚至想含糊的過召會生活,好讓主看見我還需要父親的題醒和幫助,但我一直很清楚主在裏面的感覺-祂要把父親接走了。那天,大伯打電話通知,要我速速趕到病房,那時候我就知道時候到了,但一路上我還一直不甘心地跟主禱告、辦交涉。我跟主說:「主阿,你現在把他接去,我可能就不聚會。」但主立刻給我感覺說:「你不要騙我了!我要藉着這位白弟兄,得着你這位白弟兄。」的確,在父親安息之後,我不但沒有不去聚會,而是更加積極地投入召會生活。主也將祂的喜樂賜給我,使原來容易鑽牛角尖的我,竟也能滿了喜樂。

也在那時候,失去已久的參訓心願才又被主尋回。從2013年參加青職特會開始,只要弟兄們在臺上呼召參訓,我都受主感動流淚。為此我開始認真地禱告尋求,盼望主給我一個確信,讓我能夠踏下參加訓練的這一步。2014年四月,指導教授給我一個機會,讓我出國參與學術發表。因着只有我一個人去,那時候我便有很多的時間,與當地的弟兄姊妹相調;雖然外面看似沒有甚麼特別之處,僅住在那裏的弟兄之家,參加兩次小排還有幾場聚會,但裏面主卻給我感覺:我非得參加訓練不可。所以當弟兄在2014年的青職特會呼召青年人上台報號時,我就立刻上臺報號。很奇妙的,主就開始陸陸續續把許多參訓過的弟兄姊妹擺在我身邊,藉著和他們配搭、聽了他們的見證,我又再一次羨慕被主成全,使我終於交出了報名表。

在已過的召會生活中,雖然有些真理的追求與裝備,但都較為零碎,希望能藉由訓練,對於高峰的真理有較完整的認識。生活上能過一個正常規律的神人生活,建立與主個人情深的關係。事奉上能夠學習與配搭多有交通與禱告,不憑自己天然的才幹與想法服事。

訓練後希望能過一個在職全時間的生活,在職場上彰顯主,將福音帶給工作場所認識的人們。若是主有帶領,盼望藉着這個訓練,不只能到海外讀書,更能有分於當地的開展。

《第二期 白弟兄》